好看的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笔趣-第1567章 友商的反應讀書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米其林橡胶作坊。
王恒如今也算是米其林最重要的助手了。
大家都是观狮山书院毕业的同窗,信任关系本身就比较高。
在加上王恒的科研水平不错,还能搞定橡胶的采购来源,这就更加值得米其林重视了。
伴随着橡胶产品的热销,谁能以更低的价格准时的购买到橡胶,这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竞争因素了。
去年年底短暂的出现过一段时间橡胶就价格下跌的局面,很快就被改变了。
现在虽然不能说是供不应求,但是供应局面还是略显紧张的。
当然了,伴随着南洋那边越来越多的橡胶园开始出产橡胶,以及从南美洲带回来的橡胶也在不断的增加。
橡胶价格并没有因为需求的不断扩大而出现明显的上涨。
整体来说,现在的价格还是属于震荡状态的。
“米其林,这个橡胶腰带我研究了好几天,从原理来说应该是不难的。
只是要找对合适的添加剂,在硫化的时候采取一些特殊的条件,应该就可以生产出对应的产品出来。
至于跟棉线一起缝合,这个反倒是最简单的事情了。”
王恒作为橡胶行业的专业人士,如今长安城里头突然冒出一种新的橡胶制品,他自然是要好好研究一下的。
其实现在各个橡胶作坊或者是橡胶研究所,都会做这样的事情。
甚至都安排了专门的人市面上打听、购买最新的情况和产品。
“听说使用了橡胶腰带的一条内裤,最贵的都可以卖到一百多唐元去了。
这个价格实在是有点太夸张了吧?”
米其林现在不差钱,但是还没有养成打手大笔花钱的习惯。
像是一百多贯钱一条的内裤,他就舍不得购买。
要知道,大部分作坊的匠人,一个月的工钱差不多也就是一百多唐元而已啊。
“米其林,你这个信息已经落后了。
梦雨成衣铺子里头如今出品的最新的丝绸内裤,售价已经去到了五百八十八唐元去了。
听说还供不应求呢。
据说过段时间她们还准备再搞一个什么限量版的睡衣出来。
也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管是内裤还是睡衣,这都是没有人能够看到的衣服。
睡觉的时候穿着,要买那么贵的干什么呢?”
王恒的境界,显然还是处于明明路边吃个三文钱的面就能吃饱,为什么要去点都德里头吃上百唐元一碗的鲍鱼面呢?
这不是浪费钱吗?
“一条内裤卖五百八十八唐元?她们这是疯了吧?”
米其林觉得自己的三观都被刷新了。
他现在穿的衣服,从头到尾加起来也不值这个价钱。
“这都是得益于那个橡胶腰带的功劳。
同样的丝绸内裤,如果没有橡胶腰带的话,价格就差了一大截,也没有什么人去购买。
但是缝合了橡胶腰带就不同了,价格立马就大幅上涨。
听说那个贾环橡胶作坊这段时间的生意可兴隆了。
整个长安城的成衣作坊的掌柜,都想着能够从他们作坊抢购一点腰带呢。
但是也不知道那个贾环到底怎么想的,就是一条腰带也不卖给其他人。
哪怕是其他的掌柜加价也不行。
所以这几天,反倒是有不少的成衣作坊的掌柜找到了我们,询问我们的作坊能不能生产出橡胶腰带出来。
我估摸着这个东西应该也不是特别的难,最关键的是现在很受大家的关注。
成衣作坊和成衣铺子的数量,可是比四轮马车作坊和自行车作坊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虽然这个橡胶腰带的需求肯定是比不上充气轮胎,但是我觉得其实还是大有可为的。”
很显然,王恒是心动了,想要说服米其林安排人手研究橡胶腰带。
这可是名利双收的好机会啊。
“王恒,虽然我们现在已经有了马车和自行车上使用的充气轮胎。
但是你也知道,这些充气轮胎其实还有非常大的改进空间。
不管是轮胎的耐磨性,还是耐老化性,亦或是它的防穿刺性,都需要继续提高。
单单研究这方面的内容,就值得我们花大力气去研究。
大唐未来的充气轮胎的需求,肯定是非常巨大的。
只要能在这个市场中占据主要地位,就足以让我们米其林橡胶作坊成为大唐有数的作坊了。
那个橡胶腰带现在虽然很是热门,但是本质上还是比较小众的需求。
一条裤子上需要的橡胶数量,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并且你别看现在的价格售卖的还是比较高的,但是这种情况是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的。
就比如我们要是研究出了这个橡胶腰带,那你觉得还能继续以现在这么高的售价去售卖吗?
如果价格降下来,销量也谈不上很多的话,那我们干嘛要去蹚浑水呢?
那个贾环我虽然不认识,但是也算是听说过他的名字。
作为观狮山书院化学院毕业的优秀学员,我们这些做师兄的,没有必要拦着人家去挣点钱财吧?
再说了,如今就连你都心动了,你觉得长安城中,就没有其他作坊去研究橡胶腰带吗?
我们还是好好的研究充气轮胎吧。”
米其林显然是不支持什么东西都去研究的。
他是有着自己的坚持的。
“充气轮胎虽然很重要,是我们作坊的核心产品,也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不过我觉得橡胶的研究有时候是相同的。
也许我们在研究橡胶腰带的时候,就会发现一些东西是对充气轮胎的研究是有好处的。
比如人家能够把橡胶制品的颜色变成白色,我们之前就没有这样的工艺。
既然可以变成白色,那么添加了一些染料之后,是不是也可以变成其他的颜色呢?
再比如他们的橡胶制品的弹性性能那么的好,那么是不是也可以利用一下这个弹性增强的原理,运用在我们的橡胶轮胎上呢?
虽然现在充气轮胎是最受欢迎的,但是实心轮胎也不是一点市场也没有了。
如果我们的橡胶的弹性足够好的话,那么作为实心轮胎来说,也算是可以大大的改善它的减震性能的吧?”
王恒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自己主意的人。
作为科研人员,大家往往都有属于自己的坚持。
“王恒,按照你的说法,你想要研究橡胶腰带,并不是想要通过售卖橡胶产品来卖钱?”
“也不能完全这么说,只不过是我们不一定要去售卖,但是并不表示我们不能去售卖。
具体的情况要具体分析。
如果贾环橡胶作坊不能满足市场需求,各个掌柜很想要我们也能生产橡胶腰带的话。
那么我觉得这样的钱财是可以挣的。
当然了,如果市面上的橡胶腰带需求已经得到了满足,价格也没有特别大的利润,那么我们就没有必要凑热闹了。
我也担心到时候大家觉得一个刚刚成立的橡胶作坊都能生产的产品,为何我们就不能呢?
这对我们的声誉来说是一个不利的影响。
毕竟,我们米其林橡胶作坊是长安城名气最大的橡胶作坊。
大家都觉得我们的技术都是最好的,如果其他人慢慢的改变了这种观点,对我们的影响其实是不好的。”
王恒这么一说,米其林的态度倒是有点犹豫了。
这确实也是一个影响啊。
“既然你这么说,那就由你负责带几个人先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制作橡胶腰带的方法。
作为一种大家都还不算是熟悉的橡胶制品,橡胶的加工工艺其实确实不见得就是我们掌握的那些。
如果能够发现更多的加工方法,对于橡胶产业的长久发展来说,也是一个好事。”
米其林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正月初四 小说
没办法,人家王恒完全是在为自己的作坊着想。
他就是想要反对,也找不到非常坚定的理由啊。
……
点都德里头,尉迟辉跟程处才两人在那里喝着小酒。
尉迟程橡胶作坊如今已经进入正轨,他们偶尔也有空出来潇洒一下。
反正作坊是他们两家的,作为两个股东的代表,他们要出现公款吃喝,自然不会有谁跳出来指摘。
左右也吃不掉多少钱。
“程兄,这几天的《大唐日报》你都看过了吧?
那个橡胶腰带很是火热,算是这段时间最受关注的一个橡胶产品了。
从去年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一些橡胶产品的新应用场景。
对于各行各业来说,他们对橡胶的关注度是全所未有的高。”
尉迟辉是负责管理和销售的,今天特意约上程处才吃饭,显然不是单纯的吃饭那么简单。
也就是心思单纯的程处才以为今天真的只是过来尝一尝新的菜式。
“我看到了,那个橡胶腰带确实也算是橡胶制品的一个创新。
在此之前,还真是没有人往这方面去思考。
不过我觉得橡胶的运用场景应该还有很多,我们没有必要眼红别人。
就像是我们的作坊,如今已经有了不少的橡胶产品了。
我们自己最清楚,如果别人模仿我们的产品的话,心里面会有多么的不高兴。
人家贾环橡胶作坊的人,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
不等尉迟辉提出要程处才研究橡胶腰带的话题,程处才就已经把自己的意思给表达出来了。
“话是这么说,不过到现在为止,真正比较热门的运用场景,也就那么几个。
像是橡胶最开始运用的地方,就是蒸汽机的密封件,但是这个密封件对橡胶的需求,其实并不是很大。
至少到现在为止,这个需求还是非常有限的。
但是那个橡胶腰带就不一样了。
每个人只要有条件,都是想要穿一件内裤的。
甚至那个宽松的长裤,也是非常适合干活。
这要这个橡胶腰带的价格能够降下来,将来的前景绝对是非常广阔的。
我们作坊现在虽然日子过得也算是不错,但是橡胶泡棉这个制作工艺,估计很快就有人会琢磨出来。
到时候竞争就会激烈很多,我们有必要多拓展一些业务,免得到时候被打的措手不及。”
尉迟辉的话,显然也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
不管是什么作坊,如果产品太过单一的话,日子其实不一定安稳。
好的时候可能非常好,但是不好的时候可就非常不好了。
“尉迟兄,我们尉迟程橡胶作坊跟那些小作坊不一样,我们是立志要做大唐最让人尊敬的科技企业。
不管是什么产品,我们一定都是原创的,我们是引导大唐某个领域前进方向的作坊。
像是这种看到被人挣钱了,我们就跟风去研究的事情,我是绝对不同意的。
这不仅会让我们的作坊跟普通作坊一样,失去了创新精神。
也会让我们的作坊的定位开始变得不同。”
程处才这话让尉迟辉很受伤。
不过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硬来,否者最终肯定没有什么好结果。
毕竟现在尉迟程的研究,都考程处才在负责呢。
“我同意你的观点,我只是觉得现在的这个橡胶腰带,其实还是有很多不足之处的。
如果我们能够创新性的发明更好的产品,岂不是也算是引领了橡胶腰带的发展潮流?
这也不算是违背了我们给作坊的定位吧?”
论起耍嘴皮子,尉迟辉肯定是比程处才要强的。
不过打定主意不搞橡胶腰带的程处才,那绝对不是尉迟辉三言两语可以说动的。
最终,这事还是不了了之。
不过程处才也算是加大了新项目的研究进度,免得尉迟辉老是想着让自己干别的事情。
……
“令狐,这一次你这个手笔还真是让人拍案叫好啊。
我听说观狮山书院商学院那边都准备把你的这个投资案例作为教学的例子呢。”
杨府之中,令狐无疆再次带着一些吃食来拜访杨本满。
这段时间长安城最火热的梦雨成衣铺子和贾环橡胶作坊,都跟令狐无疆有不少的关系。
像是杨本满这样跟令狐无疆关系密切的人物,自然也是听说了相关的内容的。
“嘿嘿,我这一次只不过是巧合,办了一件一箭双雕的事情。
当时还是我身边的伙计提醒我的,觉得这个富有弹性的橡胶制品可以用来制作橡胶腰带。
巧合的是那天见贾环橡胶作坊的人的前面,我也正好在跟梦雨姑娘在谈合作的事情。
结果两个事情碰到一起了,就发现互相合作之后,立马就可以实现双赢。”
令狐无疆在杨本满面前肯定不会骄傲。
这可是自己师父一样的人物。
“现在这些新兴产业的机会确实越来越多了。
很多以前没有出现过的东西,现在都开始出现在市面上了。
如果能够抓住机会,几乎一两年就可以彻底的翻身。
这个情况,放在二十年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
太子殿下给整个大唐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以后商人的地位也会越来越高。
虽然不大可能超过官员,但是肯定不会再是那种大家都歧视的对象了。”
杨本满现在虽然还有一个官身,但是很多时候却是一个商人。
杨氏茶叶现在可是大唐数得着的茶叶品牌,不仅茶砖远销草原各地,就是自己制作的绿茶,在市面上卖的也很是不错。
虽然大唐这些年的茶园数量不断的在增加,但是茶叶的价格却是一直都比较稳定。
什么等级的茶叶卖什么价格,基本上是相对固定的。
这主要是因为产量虽然增加了,但是销量也增加了。
不管是喝茶的大唐百姓,还是海外对于茶叶的需求,都是在不断增加的。
这部分的增量,抵消了茶园扩大带来的影响。
并且在未来的几年,基本上也能不断的对冲。
等到将来茶园的数量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才会出现茶叶价格下降的情况。
而当茶叶价格下降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大家对于扩大茶园规模的热情自然就会下降。
这么一来,也就算是慢慢的达到了供需平衡的状态。
“这个倒是实话,虽然传统的瓷器、茶叶、丝绸生意一直都还不错,但是这些行业没有什么太大的想象空间。
反倒是新的领域,一不小心就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能够给作坊和大唐百姓带来非常大的改变。”
令狐无疆坐在杨本满对面,拿起了丫鬟递过来的茶杯,好好的品味了一口杨氏茶叶今年出产的新茶。
在李宽的影响下,长安城的勋贵富商喝茶,已经是用泡茶的方法。
并且大家普遍也都不会再继续往茶水里面添加盐巴、白糖或者是姜葱之类的东西了。
刚开始的时候,可能有些人会不适应。
但是等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已经默认为这样子的泡茶方法,才是饮茶的正确方式。
就连“吃茶”这个说法,都慢慢的越来越少人说了。
“这个橡胶的运用前景,比我们想象的都还要多。
这一次你投资了贾环橡胶作坊,我觉得你还可以继续关注一下,指不定还有新的机会。
除此之外,现在长安城各个作坊对于橡胶的需求也是在不断的增加。
但是橡胶的价格却是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提高。
我觉得你可以做一个短期的操作,把橡胶的价格给炒起来,然后再卖出手中的股票。”
杨本满现在对于大唐股票交易所里头的事情已经算是门清了。
他也愿意给令狐无疆出一些主意。
杨本满编写的书籍里头,有不少案例都是跟令狐无疆有关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令狐无疆也算是杨本满的小白鼠了。
“嗯,这段时间橡胶的热度确实很高,但是橡胶的价格却是没有明显的上涨。
现在买入的话,还是有一波搞头的。”
令狐无疆稍微思考了一下,就认可了杨本满的提议。
伴随着令狐无疆的名气的增加,愿意把钱财给到令狐投资公司打理的人也是越来越多了。
“除了橡胶相关的作坊,之前我也提到过了,那个发动机相关的零件的作坊。
我觉得你也可以加大一下投入的力度,我觉得还是很有前途的。
对于太子殿下来说,发动机应该是跟蒸汽机一样很受看中的产品。
一旦将来真的像《大唐日报》上面形容的那样,发动机获得了成功,那么运用场景一点也不会比蒸汽机少到哪里去。
这里面的想象空间是非常大的。”
杨本满现在的眼光,显然是越来越好了。
像是发动机相关的作坊,虽然现在也算是比较热门。
但是大部分人的动作都还不算特别大。
这个时候抢先布局,显然是可以收到非常不错的效果的。
“这个我已经在安排人准备了,令狐投资公司里面,将会专门成立一个小组负责发动机相关的作坊的研究和投资工作。
到时候我会对令狐投资公司的组织架构进行一些改革。
让他能够更加适应现在的投资需要,也按照投资的情况分门别类的进行研究,让我们的投资变得有规律可循。”
令狐投资公司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在作坊城也算是响当当的存在了。
这个时候,令狐无疆自然也要开始考虑起它的将来了。
很显然,继续东一下西一下的折腾,显然是不合适的。
“组织机构改革吗?
这倒也是一个好主意!
我看《经济日报》上面就有专门的文章介绍相关的情况。
观狮山书院商学院那边也有教谕和学员在研究心得形势下的作坊的组织架构。
我们现在及时的进行改革的话,到时候令狐投资公司的规模肯定可以更上一层楼。”
杨本满一边说话,一边想着自家的杨氏茶叶作坊是不是也要改革一下组织架构,好进一步的适应大唐不断变化的场景。
“我们令狐投资公司除了帮别人代理理财之外,将来也准备发展一些新的业务。
到时候我有了明确的计划之后,再过来跟杨御史您请教。”
令狐无疆对杨本满基本上是不会进行什么保密考虑的。
自己能够有今天的地位,杨本满的帮忙和指导,显然也是影响非常大的。
虽然令狐无疆还没有想好要怎么报答杨本满,但是对于杨本满说的话,他还是非常愿意认真聆听的。
哪怕是听得时候有些东西不理解,会后他都会自己去理解一下。
“改革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一不小心就会出乱子。
这方面你也要有心理准备,步子一下子不要迈的太大。”
生怕令狐无疆头脑一热,把令狐投资公司给搞扎了。
杨本满专门叮嘱了一下。
……
“姐姐,你看这个衣服是不是穿着非常舒服?
我专门去买了好些回来,到时候你跟姐夫都可以穿。”
太子府里头,武郭跟武媚娘躲在房间里头,显然是在试着什么新衣服。
“这就是那个梦雨成衣铺子售卖的内库吗?
跟你姐夫多年前说的东西很像啊。
不过有了这个橡胶腰带之后,倒是真的方便了很多呢。”
武媚娘感受了一下全身上下刚刚换上的宽松睡衣,觉得整个人非常舒服。
“那个梦雨刚刚从平康坊赎身出来就开设了这么一个作坊和铺子,如今算是短时间内就打响了名气。
这个东西,我是觉得非常有前途的。
虽然现在的售价比较贵,但是以后肯定会慢慢的降下来。
到时候普通百姓也都能用得起的时候,对于橡胶的需求以及成衣的需求,都是有好处的。
大家都习惯了购买成衣,那么大唐的纺织业就算是有了进一步的产业化的发展方向了。
使用了专业的缝纫设备的各个作坊,不管是制作出来的衣服还是其他的产品,都比手工制作的要精美一些。
最关键的是价格并不算是贵。
如果算上手工制作的人工费的话,他们这些作坊出产的东西反而更加便宜。
大家都是会思考的人,自然知道要怎么选择了。”
武郭在自己姐姐面前,那是想到什么说什么,根本就不会去想着要隐瞒什么自己的想法。
也正是因为武郭在武媚娘面前不搞小动作,所以这些年两姐妹的感情一直都挺好的。
“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那个紫霞成衣作坊的紫霞姑娘和思思姑娘,也都是跟梦雨姑娘在同一个青楼里头出来的吧?”
武媚娘显然也是知道紫霞早些年跟李宽之间的一些故事的。
虽然从各方面的证据来看,李宽跟紫霞之间还真是没有什么。
但是武媚娘对上紫霞的时候,还是有着一点特别的看法的。
“是的,她们都是天香阁出来的,据说这是平康坊中最有名的青楼了。
虽然前后三任花魁都给自己赎身了,但是因为她们出来之后是创建了作坊。
依靠着自己的力量在长安城站稳了脚跟,并且在长安城的商圈之中,也有了一席之地。
这么一来,反倒是衬托了她们几个的不凡。
无形之中,哪怕是她们已经离开了平康坊,但是平康坊里面还是有她们的传说。”
武郭平时没有什么事情,所以对于这些八卦内容很是了解。
“这个橡胶还真是好东西啊!
看来你姐夫不断的安排人去南洋扩大橡胶的种植面积。
甚至让人去把橡胶引进到崖州种植,这个做法是很正确了。
南洋和崖州那边有我们大唐需要的橡胶,那么各个商家对于去南洋的热情就会比较高涨。
这对于克服大家下南洋的恐惧来说,是非常有好处的。”
武媚娘看问题的高度,显然是高于武郭的。
虽然现在出海已经是比较普遍的事情了,但是对于很多百姓来说,他们要是能够选择留在原地,那也是没有几个愿意出海冒险的。
毕竟上了船之后,茫茫大海,很多事情就不是你自己说了能够算数了。
“是的,我也觉得橡胶实在是太神奇了。
明明就是一种树胶而已,为何就会有这么特殊的性能呢。
我们大唐有那么多的树木,也能出产很多种类的树胶,但是没有一种能够跟橡胶树相媲美。
听说南洋那边,现在扩大橡胶种植业的规模,已经成为许多人的共识了。”
武郭没事的时候就喜欢看报纸。
不仅《大唐日报》、《长安晚报》这样的大报会看,《太阳报》、《月亮报》这些杂七杂八的报纸也看。
甚至是《南洋日报》、《岭南日报》、《江南日报》等各种各样的地方报纸,她也是非常感兴趣的。
哪怕是很多报纸到了她的手中的时候,消息都已经是比较长时间之前的了。
她也不介意。
这么一来,武郭的见识自然也就增加的很快。
“观狮山书院成立了那么多年,现在已经到了可以开始发挥自己威力的时候了。
各种各样的橡胶制品,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以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其他产品面世,刷新大家对这个世界的认识的。”
武媚娘对于观狮山书院的认可程度,现在也是越来越高了。
事实上,大唐很多人都有这种变化。
哪怕是一些人觉得观狮山书院太烧钱了,现在也会觉得这些钱财烧的完全值得。
不说将来这些研究会给大唐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单单现在已经带来的好处,就已经可以让大家笑开怀了。
“确实如此!我听说炼铁作坊那边在进行一些特殊的研究。
他们在城外还专门圈了几千亩荒地出来,作为一个什么试验场。
听说那里面经常会传来雷鸣声呢。
阿姊,你知道那里面的到底在干什么吗?
炼铁作坊不过是冶炼钢铁而已,为何会发出那样的声音呢?”
武郭很是好奇的问道。
没办法,这些事情出了询问武媚娘,其他人哪怕是知道也肯定不会跟她说的。
当然了,如果她直接去问李宽,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里面进行着一些国之重器的试验,没有事情的话不要随便去打听这方面的消息。
情报调查局现在可是专门有安排人手盯着这个事情。
任何在试验场附近随意出没的人,都有可能惹上麻烦的。”
武媚娘显然是知道李宽安排人在试验场中干什么。
不过有些事情,她还是不会跟自己的妹妹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