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苟在神詭世界 起點-第一零六章:靈力純化鑒賞


苟在神詭世界
小說推薦苟在神詭世界苟在神诡世界
“周家死了不少人后,总算是消停了。”
最強 啞巴 贅 婿
张彦在家一连窝了几日,直到脸上的伤势彻底退去,才终于出门。
此刻他一脸快意道:“你说是谁干的?”
说着也不等陈理回话,一边来回走动,一边自顾自分析:“应该不是我们绿河坊人,听说此人当街动手,七个周家修士眨眼间就已死于非命,连一丝反抗都没有。
这等实力可不是我等散修所能有的,现在外面好多人都在传是一位筑基强者干的。”
“看这实力,也并非不可能!”陈理乐得外人如此猜测,笑道:“谁知道周家得罪了谁,不过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要不是此人,我们绿河坊人不知还要蒙受多少不白冤屈。”
“是啊!”张彦想起被挨的几巴掌,似乎还在隐隐作痛,一脸唏嘘道:“唉,所谓修仙修仙,真正能修出名堂的有几个,若有朝一日我能寿终正寝,无疾而终的死在自家床上,我就满足了。”
这小老头前段时间显然被周家的审问吓得不轻。
陈理看在他被自己连累的份上,连忙安慰了几句。
送走张彦后。
陈理回屋整理着家当。
在赵林等人出事时,收购来的法器已被卖的七七八八,只剩下5件中品法器及10件下品法器。
再加上这次的收获。
他手上剩下灵石有205颗中品灵石之多!
除此之外,他两个储物袋里还有极品飞剑1件,上品法器5件,中品法器14件,下品法器12件,极品法袍1件、中品法袍一件、下品法袍四件。
“唉,这些法袍法器,除了极品飞剑和极品法袍留着不能见光,剩余的还是都卖给商铺吧,这样虽然会损失不少灵石,但胜在安全省事,不会惹来这么多麻烦。”
吃一堑长一智。
陈理觉得还是低调点好,这里可不是绿河坊。
为了点灵石,要是再惹上什么筑基家族,下次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
第二天早上,陈理跑遍整个鸾落城,分散出手这些存货。
好在鸾落城的法器法袍价格已经回温。
店铺的二手回收价比当初买入价还高一些,总算没有亏本,甚至还小赚了一点。
低品法器基本都以1.1颗中品灵石的价格成交,中品法器2.1颗……卖的最贵是一件中品法袍,卖了6颗中品灵石,5件上品法器均价也在5.2颗。
这一整个上午,陈理可谓清仓大甩卖。
总共收入86颗中品灵石。
接着,他又花了近十五颗中品灵石,买了五十张破邪符。
手头上的积蓄依然还剩276颗中品灵石。
这种符多备一点,有时候能救命,保不准哪天就用上了。
相比于命,消耗的灵石倒是小事。
……
接下来的日子,陈理生活彻底平静下来。
数天后。
长生功顺利进阶到宗师级。
相比前面几次进阶只提升了修炼速度,这次进阶显得有些特殊,似乎连灵力的质地都发生细微的改变,修炼出的灵力变得更加精纯。
一开始,陈理对此也没多少感觉。
直到第二天。
练习法术时,他才觉察到异样。
法术消耗的灵力减少了。
之前以他灵力水平只能施法个六次的护身术,但这一次却一口气施法了七次,灵力依然还有一丝剩余,而且这种变化,还刚刚开始。
仅仅五天后。
他就已经能施法八次护身术。
等到半个月。
他已经能一口气施法九次。
之后才逐渐稳定下来,不再有明显的提升。
不算期间的修炼增长的灵力,施法的法术次数几乎提升了五成。
还不止法术,就连御使法器也是威力大增。
明明是练气八层,御使法器的威力大致能与练气九层的相当。
托这次灵力纯化的福,陈理刷法术的熟练度的速度大大提升。
短短一个月时间。
闪光术就被练到了大师级。
护身术练到专家级。
就连刚学会不久的御风术,也练到精通级。
特别是威力堪比一阶八级术法的专家级护身术,效果已经和金光护身符相差无几,初具实用价值。当然真正有大用,还要等到大师级。
那时候就算初入筑基的修士想要击破防御,估计都要费一番功夫。
……
春雨淅淅沥沥的下。
陈理坐在门口,捧着一杯白开水小憩,静静的望着溅落的雨点。
自穿越到这个世界,他的生活就极其稳定规律,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坐练气,练习各种杀人技艺,一天绝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于此,好在他也乐在其中。
“外面潮的很,也不怕溅到水,吃饭了!”周红把饭菜搬出来,嗔怪道。
“沾点雨,怕什么!”陈理把白开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提着椅子走到桌前。
饭是中品的灵米饭,肉是二阶妖兽肉,只有两个素菜,算是普通食材。这两千多斤的二阶妖兽肉,到现在还没吃完。
若非这妖兽肉,最能补充身体元气,对炼体有奇效。
他早就不想吃。
再好吃的东西,一连吃上大半年,餐餐不落,都会吃腻。
好在也快了,只剩三分之一了。
再咬牙坚持个三四个月就吃完了。
“今天我出门,远远的见到了周家老祖,本来我也不知,听周围人议论的。”周红道。
陈理啃着妖兽肉,闻言不由一顿,问道:“他什么脸色?”
“还能有什么脸色,面无表情呗,还有点阴沉沉的,这次这位周家老祖可丢了大脸!”说到这位周家筑基的八卦时,周红刻意压低声音,可见普通散修对于筑基强者的敬畏。
穿梭时空的商人 小说
吞噬人間origin
“丢脸总比丢命强!”陈理说道。
周红只知道第一次杀周家修士是陈理干的,第二次和外人一样猜测是另一个筑基干的,毕竟这传言太惊人了,她不信自家男人有这样的实力。
陈理不再言语,默默吃饭。
之前的事情虽然混过去,但终归是个隐忧。
犹如一个定时炸弹。
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
这种心头压着一件心事的感觉太难受了。
ps:感冒加重,鼻涕不停的流,好在没发烧,今天只能再次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