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一起成功-第兩千五百二十三章 自生自滅看書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第二天早上,江边别墅。
早早醒来的叶凡躲在观景亭赏雨,旁边架着一个小火炉。
火炉上面熬着一锅鱼粥。
叶凡一边晃悠悠喝着鱼粥,一边在心里谋划铁木清的情报。
老家伙虽然是临时跑来明江解冻资金,但保镖和卫队却一个都没少。
五十多名官方保镖,五百多名私兵,还有无法估计的暗卫。
这让叶凡打消跑去东海别墅搞事的念头。
他准备等待一个合适机会最小代价拿下对方宣告罪状。
为此,叶凡还让擎苍带着一队麒麟营将士潜入明江。
有这个货真价实还有不小知名度的大个子打头阵,叶凡这个屠龙殿主就会少受一点质疑。
“叶少,不好了!”
就在叶凡喝完一碗粥的时候,杨曦月脚步匆匆走了过来。
她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凝重。
“怎么了?发生什么大事了?吃饭没有?”
叶凡一边跟后者打着招呼,一边邀请她坐下来:“正好,我熬了鱼粥,喝一碗。”
他给杨曦月盛了一碗鱼粥,尽量缓和令人不安的压抑气氛。
杨曦月脸上没有昔日的从容和稳重,眼中闪烁的光芒清晰昭示焦虑。
她接过鱼粥就放了下来:“唐若雪出事了!”
“唐若雪昨晚带着人去伏击陈厉婉跟黑三角的交易。”
“不,准确的说,这是天下商会跟黑三角的热武器交易,陈厉婉代表天下商会接收这批武器。”
“交易的时候,唐若雪和清姨他们居高临下的袭击,打死了敌方近百人,还炸死了陈厉婉。”
“只是唐若雪叫来直升机撤离的时候,也遭到对方的重火力凶狠反扑。”
“不仅唐氏保镖死伤殆尽,唐若雪和清姨也掉入了山林,到现在都还没有出来。”
“因为唐若雪他们破坏了交易还炸死陈厉婉,黑三角和天下商会都大怒,派出大批人手去追杀。”
“而且他们还在山林和废弃小镇的几个出入口都安排了人手。”
“看黑三角和天下商会样子,是一定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了。”
“我们盯着唐若雪的探子想要摸过去进一步窥探情况,结果却遭受到对方高手和狙击手的攻击。”
“如不是我们探子反应迅速,估计要死在废弃小镇了。”
杨曦月知道唐若雪是牵住铁木清的棋子,所以迅速把事情简述一遍给叶凡知道。
她也清楚这些情报跟真实情况肯定有所出入,但只要唐若雪生死不明一事是真就足够。
“什么?”
叶凡闻言身躯一震,脸上有着一丝吃惊:
“伏击天下商会和黑三角?”
“炸死陈厉婉?”
“唐若雪和清姨失踪?”
“这唐若雪,还以为她只是说一说,没想到真对陈厉婉他们下死手了。”
“可惜就如我所说太高估自己了。”
“明江这一潭水能淹死一条龙。”
“她这样仓促去废弃小镇打伏击,没有当场被爆头已经算运气不错了。”
“昨晚风大雨大还有夜色掩护,这种情况她和清姨都没杀出来,白天恐怕更难了。”
叶凡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哪怕没死,估计都熬不到黄昏了。”
杨曦月低声一句:“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带近卫队去救她?”
叶凡轻轻摇头拒绝了杨曦月的提议:
“死了陈厉婉,战灭阳估计发疯,你们救人一定会跟战家正面冲突。”
“近卫队和麒麟营这两股精锐,要用在铁木清的身上。”
叶凡补充一句:“你们重心继续盯着铁木清,找到合适下手机会告诉我……”
“对了,昨晚陈厉婉还带了张有有去交易。”
杨曦月又把一个重要消息告知叶凡:“黑三角负责人是金夫人!”
叶凡微微坐直身子:“金夫人?哪个金夫人?”
“她本名叫陈惜墨!”
杨曦月把情况迅速告知叶凡:
“金氏家族铲除韩家扶持的猜霸势力后,就一家独大掌控了大批黑三角地盘和人手。”
“金家第一顺位继承人金文都也因此成了黑三角炙手可热的大红人。”
看门小黑 小说
“而他的女人陈惜墨也没有做花瓶。”
“她没有理会金文都的纸醉金迷和夜夜笙歌,反而执掌金文都的权限替他打理一切。”
“她每天都劳心劳力替金家干活。”
“种植技术、质量掌控、人员训练、枪械掌握、资金渠道,她全部介入。”
“这让金文都变成每天躺着数钱的甩手掌柜,但也让陈惜墨成长为金氏家族最得力的干将。”
“熟悉内部流程后,陈惜墨又不顾风险亲自奔赴各方交易。”
“这让她进一步熟悉货品渠道之外,也让她结交了很多各方大佬。”
我的合成天賦 朱可夫
“因为她的能干和威望,她被人称呼为金夫人,远比金文都的金少有含金量。”
“一件事情一个交易,金文都说没有问题,未必会让人放心。”
杨曦月点出陈惜墨现在的地位:“但金夫人说没问题,就能安枕无忧了。”
“陈惜墨,金夫人,有点意思啊。”
叶凡微微眯起了眼睛:“阳国一别,有好些日子没见这个老朋友了。”
“当时的她还只是一个花瓶,没想到现在都成金夫人了。”
他突然想到一事:“对了,你刚才还说,陈厉婉带张有有去交易了?”
“没错,不知道是陈厉婉带她去熟悉渠道,还是张有有跟着要去。”
杨曦月回应一句:“总之张有有出现在现场,事后还带着陈惜墨回了东海别墅。”
“这不科学啊。”
叶凡眼里来了一抹兴趣,端着瓷碗微微前倾身子:
“交易现场厮杀那么激烈,老油条陈厉婉被炸死,张有有这个新人却屁事没有?”
“而且张有有是陈厉婉带过去的,理论上两人应该一起逃命一起躲避。”
叶凡皱起了眉头:“要炸死也该是两人一起炸死。”
杨曦月神情犹豫着开口:“也许是兵荒马乱走散了……”
叶凡慢慢搅动着鱼粥一笑:
“她可是经历过‘尸山血海’的人,哪里可能被那点场面吓倒?”
“就算兵荒马乱走散了,事后张有有也该第一时间给陈厉婉收尸,在原地等着战家人过来。”
“而不是冷静地带着刚认识没几个小时的陈惜墨回家。”
“对陈惜墨这样身经百战的金夫人来说,出现这种巨大变故捡回一条性命,本能是马上返回黑三角。”
“然后通过金氏家族的渠道让战氏家族给一个交待。”
“毕竟废弃小镇不是陈惜墨地盘,她一众手下又几乎死在交易中。”
“她一个人孤零零去东海别墅,难道不怕被人狙杀或被张有有黑吃黑?”
叶凡作出一个推测:“之所以冒险这么干,肯定是有巨大好处或者捏着张有有把柄。”
杨曦月声音一沉:“你是说陈厉婉的死有乾坤……”
“当初酒会的时候,我就给张有有和陈厉婉埋下了钉子,也证明两人是面和心不和。”
叶凡一笑:“不然陈厉婉当时也不会故意不动,坐看张有有砍自己的手了。”
杨曦月再度追问一声:“是张有有炸死陈厉婉?”
“只是一个猜测,没有证据。”
叶凡低头喝着鱼粥:“要证据也容易,想法子见金夫人一面……”
“明白!”
杨曦月心领神会,随后问出一声:“对了,唐若雪怎么办?”
叶凡靠回了座椅上一挥手:
“自生自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