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txt-第1176章 美麗新世界相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亚美尼亚,特萨夫徳佐小镇。
远方天际泛出微白,零星炊烟开始在镇子上空升起。
没有人知道,在距离小镇不到五公里的密林中,近百名狼人正随着黎明到来迅速褪去兽毛,虚弱地蜷缩在地上,沉默不语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些巫师——他们或许不会有性命之忧,但更多的就不好说了。
狼人在狼化期间虽然大多会丧失理智,但在恢复人形后,依然不会忘记自己经历过的事。
伴随着那些傲罗们抵达,不少人逐渐意识到,他们落到了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之中。
不过,哪怕是那几名狼人巫师,此时也没有任何想要殊死一搏的念头。
其中一小部分原因,主要是来自于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的缘故……既然那些傲罗没有选择在他们狼形态的时候痛下杀手,那就更不可能在他们恢复人形后,还对他们做出什么泯灭人性的处决行为。
而更多的原因,则来自于那名正在与傲罗们对峙的英国巫师。
“哦不,洛哈特先生,您不能这样做……”
瑞士魔法部驻守本地的傲罗摇着头,神色紧张地说道。
“这和我们之前说的不一样,部长们还没回来,您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事实上,我可以——”
吉德罗·洛哈特微笑着回答道,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名脸上带着雀斑的年轻傲罗。
“如果我没有记错,各国魔法部部长在离开前有说,由我全权负责,对吧?”
洛哈特一边说着,漫不经心地往前踏出半步。
随着他的动作,围在他身边的傲罗们下意识往后退了一小步。
吉德罗·洛哈特环视着四周,目光逐一扫过那些举着魔杖的傲罗们。
“显而易见,我不可能在这里冷飕飕的森林中无休止地等什么回复。最为关键的是,如果我执意想要离开的话,诸位手中的魔杖唯一可能威胁到的,就是你们自己——抽出魔杖就意味着赌上自己的性命。”
“这个古老的道理或许现在没有多少人记得了,但它并不会因此消失。你们有这份觉悟吗?”
在他的目光下,傲罗们咽了咽口水,互相望了眼慢慢放下魔杖。
要知道,就在几个小时之前,数百名傲罗亲眼目睹了他如何在翻手之间打败——哦不,或者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玩弄”上百名穷凶极恶的狼化狼人,而这似乎还是他刻意收着实力。
没有人会忘记,在他们刚抵达这片空地时突然腾起的厉火,那片足以轻松杀死所有人的死亡之火。
哪怕“作家先生”此时手中并没有握着魔杖,并没有任何发火的迹象。
但是,洛哈特脸上灿烂、淡定的笑容,那闲庭信步的态度,在此时比任何魔咒更有威慑力。
“看来我们达成共识了,是吗?”
洛哈特轻轻鼓了一下手掌,轻松愉快地说道。
“我宣布,今晚的守夜完美结束,没有新的狼毒患者出现——可以下班了,先生们。”
“可是……”
一名法国傲罗迟疑了几秒,看了眼林地中蜷缩的那些狼人们。
“这些狼人,如果您走了的话,他们该怎么处置——”
“处置?你们打算对这些手无寸铁、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无辜受害者做什么吗?”
洛哈特眉毛挑起,意味深长地盯着那名主动开口的法国傲罗,轻声问道。
“倘若我的记忆没有出现问题,在我的印象中,全欧洲魔法界应该没有一条法律有说,‘狼人’是一种要被惩罚的罪行。月圆之夜刚刚才结束,至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他们与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我并不认为这片林地中的任何人有理由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而被逮捕。我的意思应该表达很清楚了吧?”
“还是说,我语法上有什么奇怪地方,以至于诸位有听不懂的吗?”
“解决方式我告诉你们了,至于到底要不要这样做……”
洛哈特目光在一众傲罗们身上扫过,回忆着“高塔”先生的说话方式,语调微微上提。
“正如同这些年一样,选择权一直在魔法部手上,不是吗?你们的任何选择,无数个正确、错误的细微选择,铸造了现在的魔法世界——无论它是好还是不好,但最后的现实终究会由你们继续承担……”
“抱歉,借过一下,我真的得尽快离开了……”
洛哈特看了眼逐渐散开的巫师们,心中悄悄松了口气,脚步平稳地往前走去。
作为黑衣巫师的“前”首领,他的实力虽然是有那么一点点提升,但相比起昨晚的演出显然还是要差太多唯独了——那可是由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联手的“魔法秀”——真打起来肯定瞬间就露馅了。
不过,从现在的状况看,他显然成功披上了“魔法超新星”的这层形象。
而在虚张声势、狐假虎威方面,洛哈特自认为至少也是当今魔法界实力前三名的巫师。
就在这时,一个嘶哑的声音从众人身后响了起来。
“等、等一下!洛哈特先生。”
洛哈特停下脚步,心中的弦猛地绷紧,右手悄悄在怀中握住魔杖。
“嗯?”
他没有转身,漫不经心地轻哼了一声。
被異形帥哥相逼的故事
在一众巫师的注视之下,在那些虚弱无力的狼人中,一个中年女人扶着树桩,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狼人,我是说,狂狼症真的能被治愈吗?”
“您昨晚说的那些故事,到底是真的,还是仅仅为了拖延时间而编造出来的童话——”
治愈狼人?
这些愚蠢的狼人到现在还在相信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么?
林地间的傲罗们交换了一个滑稽的眼神,正准备开口嘲笑奚落一番。
“存在的,我说过……奇迹和魔法,永远是存在的——”
“但是——”
洛哈特高深莫测地轻声说道,浅金色的晨曦正好越过树林,洒在他淡紫色的巫师袍上。
“……得付钱。”
“去古灵阁吧,任何一家古灵阁银行都行。”
“古灵阁的妖精们会告诉你们答案,如果他们问起,你们就说——你们是吉德罗·洛哈特的书迷。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应该可以抵达奥地利那家医院。至于到底是否相信医生,这是你们的问题。”
“但我提前声明一句,如果有一天,你们决定放弃‘人’的身份……”
“亦或者,有人迫使你们,没办法当‘人’……”
洛哈特抽出魔杖,漫不经心在半空中随意挥舞了一下。
格林德沃残留在树叶、泥地、小屋、水洼中的最后那丝魔力被他的魔法彻底激发。
强大的魔法波动横扫过这片林地,在晨曦飘零飞舞,宛若金色萤火。
“到那时,我会亲自狩猎——”
…………
片刻后,特萨夫徳佐小镇边缘。
洛哈特环视四周,看着依旧一片祥和的小镇,终于放下心来。
无论后续还有什么“演出计划”,至少他今天的任务算是暂时结束了。
“好吧,呼……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关了。”
洛哈特深呼吸了好几下,迈开步子,朝某个穿衣服没品的老巫师住宅方向走去。
事实上,相比起刚才对峙在几百名傲罗和魔法部高官前演戏,他现在的心情反而更加紧张些。
毕竟按照那位大小姐之前的描述,那个俄罗斯悍妇直接提了一把雷明顿过来,并且扬言要给某个自作主张逞英雄的家伙一个教训,虽然洛哈特自信没生命危险,但皮肉劳苦什么的,多半是免不了。
最关键的是,他在昨晚意外发生之前,还特地和悍妇约好晚上一起吃饭。
吉德罗·洛哈特很清楚,爽约一名俄罗斯淑女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唔……
现在这个样子……
似乎不是特别有生还希望啊?
站在老哈希的门外,洛哈特看了看自己好不容易才用魔咒清理干净的巫师袍。
思索了半秒之后,他飞快蹲下身,抓起旁边花坛的泥土在衣服上擦了擦,又在自己脸上弄了点灰尘和污渍,看起来好像是刚经历过一番极为激烈的搏斗,最后用魔法清理掉手上的那些泥土。
嗯,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吧?
洛哈特咽了咽唾沫。
抬起手,试探性地敲了敲老哈希的木门。
笃笃笃——
嘭!
嘭、嘭!
就在这时,门檐上方忽然发出一连串宛若放炮般的炸响。
无论礼花、彩带、闪光纸从上边飘了下来。
房门轻轻打开了。
阿尔希波夫娜端着一个看起来有些丑丑的蛋糕胚子,看着门外那个浑身泥土的大骗子。
“欢迎回来,你这个大骗子——”
桃李成蔭 小說
“生日快乐——”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