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蓋世》-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事有蹊蹺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从石景儿口中,虞渊很快得知就在前两天深夜,妖神殿遭受道道空间利刃袭击。
“应该不是龙族,也不是钟赤尘。”
虞渊先认真地想了一下,旋即摇头说道:“我那好师兄,被我安排去了别的地方忙碌,他不应该出现在浩漭。龙颉那边更加没时间,他也不懂运用空间力量。”
这话一出,石景儿和君宸等人,都以奇怪的目光看着他。
钟赤尘是时空之龙,在斩获本源晋升至高以后,这头精通空间和时间奥秘的老龙,岂会甘愿听命于人?
石景儿等人并不知道在灰域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龙颉对林道可的挑战,背后的指使者就是眼前的虞渊。
周游虽然在灰域瞧见过一点奇妙,可他不知道虞渊指唤着钟赤尘,去了深黯星域凿开空间通道,也以为对妖神殿下手的,就是这头时空之龙。
“我那师兄要是对妖殿下手,一定会先来询问我的意见,所以不太可能。”
虞渊很确信此事和钟赤尘无关,于是便皱眉沉吟,“除他以外,没谁有这样的力量对妖神殿下手,对妖殿心怀恶意者,要么没那个胆量,要么没那个力量。”
在他脑海中浮现的几个人,或死在浩漭,或死在灰域,或大部分力量在深渊,似乎都做不到石景儿说的那样。
仅剩一道灵魂的源界之神,虚弱到只能寄托在黎会长体内,藏在地心之火中。
他那道虚弱的灵魂,要是敢在浩漭冒头,绝对是自寻死路。
“如果不是钟赤尘,那可就奇怪了,我是想不到别人了。”石景儿困惑不已。
“先不说这个,星族一个叫丹妮丝的贵小姐,有没有在浩漭出现?”虞渊询问道,他和巴洛道别时,答应了巴洛会帮忙照看一下。
他这趟回浩漭,一是将柳莺的本体真身带走,还有就是注意注意丹妮丝。
毕竟,丹妮丝的体内有摄魂潜藏,也不知摄魂回来要干什么。
“有的,这事我是知情的。”冯钟想起了此事,忙说道:“她先在大泽现身,说是要去彩云瘴海。她从大泽的空间传送阵,打算来商会总部的时候,鬼巫宗的玄漓先到了,随后亲自将她给带走了。”
冯钟眉头一皱,奇道:“怎么?她和你认识吗?”
“确实认识。”虞渊点头。
“那……”
冯钟微微变色,赶紧说道:“我们和那几方的战斗,玄漓和鬼巫宗保持了中立,而且那个星族的丫头,自己也愿意和玄漓走,所以我们就放行了。要是不对劲的话,我让周游立即去一趟鬼巫宗?”
同在寂灭大陆,修炼空间力量且达到自在境的周游,去鬼巫宗也就是一霎。
“既然是玄漓亲自接引,她也是自己答应的,那就没事。”
虞渊摆摆手,心想这时候去干预的话,恐怕反而坏了摄魂的好事。
他准备再等等看,等摄魂动手了,等恐绝之地下方的阴脉源头,产生了异常动静,暗地里看看什么情况。
“柳莺我给你带来了!”
周游很快就返回了,他将有些迷迷糊糊的柳莺领来,笑着说:“初入阳神境者,阳神在远游天外时,本体真身会比较虚弱。这个阶段的修行者,为了配合天外的阳神,要么静修要么睡觉。”
“小丫头刚刚被我唤醒,她本体和阳神是分开的,还不清楚外界发生了什么。”
“哦,还有他!”
周游又指向了身后,冒出了大脑袋,浑身肥肉乱颤的铜老钱。
满脸红光的铜老钱,十根手指都佩戴了金银戒指,衣裳悬吊着铜钱,哈哈大笑道:“虞老弟,你可真是给我涨脸了!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人,哈哈!”
在铜老钱的身旁,还有商会的郑銮杰和齐灵芋,也是通过周游得知虞渊来了,非跟来看一看。
“我告诉你们,我加入你们通天商会,那是给你们面子,给她石会长面子!”
铜老钱洋洋得意地嚷嚷道。
柳莺还处在恍惚状态,她不明白这是什么一个情况,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等见到冷冰冰的君宸微微点头了,她便甜甜一笑。
她知道君宸和师傅的关系,也知道她阳神能在通天商会,就是因为君宸是商会的最强客卿。
“你晋升自在境了?”虞渊笑看铜老钱。
“是啊是啊,这个咱不瞎说,是商会帮我突破到自在境的。”铜老钱神色一正,说道:“我原来也想过成为神魂宗的一员,可那些长居天外的家伙我并不熟悉。还有,我的修行路定型了,不好再去修神魂宗的灵魂秘术。”
感染者
“商会呢,一直都财大气粗,各种金银珠宝任我淬炼,对我个人的发展更有利。”
铜老钱实话实话。
“无妨,能看到你突破到自在境就好。”虞渊微笑道。
“比你可差远喽!”
说起这个的时候,铜老钱愈发得意了,他指着虞渊对郑銮杰和齐灵芋,还有冯钟说道:“你们都还记得吧,是我在裂衍群岛那边选择了一条正确的路,我不惜重金炼制的玉楼碎裂,帮他挡了一下!”
“记得记得。”
那几人连连点头。
“我精心铸造的玉楼毁了,换了我今日的逍遥自在!”铜老钱恬不知耻地说,“要不是那个选择,就不会有我铜老钱的今天,不会有自在境的修为。你们商会狗眼看人低,以前也瞧不上我,当初招揽我开出的是什么条件?”
商会的这些高层,被他弄的倒是有些尴尬,但又不好多说什么。
因为虞渊在。
“秦雲怎样?”虞渊及时换了一个话题。
“老秦就在碧峰山脉的虞家,本来呢,他是打算以阳神翱翔天外,以星河异能淬炼阳神之身的。”铜老钱轻叹一声,忧心地说道:“可外面的局势太乱了,你没将韩邈远逼出去以前,他们在天外四处抓人,所以外面也在战斗。”
“是我劝老秦留在浩漭,最近一段时间,不要着急去天外的。我看来看去,就没一个太平安生的地方,还是我们浩漭最妥当。”
秦雲刚进阶阳神,他要是一直留在浩漭,就在碧峰山脉那边,没什么人敢动他。
虞家是鬼神幽瑀的后人,还是虞渊这一世的家族所在,神魂宗的人肯定不会乱来,韩邈远还想指望幽瑀将来对付龙颉,也不会对虞家下手。
秦雲在浩漭是安全,可一旦他出去了,那真就说不定了。
“也好。”
虞渊点了点头,也认为铜老钱的做法没问题。
“柳丫头,你和虞渊去灰域吧,里面既然有星罗步甲,而且他又是特意过来接引你,应该没问题的。”君宸羡慕地说道,“灰域,对浩漭的人族很不友善,据说凶险重重,没人带领太危险。”
其实,他曾经也站在灰域的入口处,也有过探索的想法,但最终没实施。
因为他在灰域入口时,就发现了有魔神出没,还有不少凶名远扬的白金修罗,各族的凶戾之辈。
人族在里面战力会被削弱,他自知冒然进入不妥当,才理智地离开。
“哦。”
慢慢地,柳莺终于清醒了过来,眼眸灵光闪烁:“我的阳神呢?”
“已先一步被我带了过去。”虞渊给她一个你尽管放心的眼神。
“好吧。”
“不急,我们再等几日。”
……
两日后。
恐绝之地生变,罗玥,千劫和初灵三大鬼王,分别向鬼巫宗,商会请求支援,说他们和阴间冥河失去了灵魂感应。
“来了!”
虞渊不惊反喜,笑着点了点头后,就从体内的穴窍内将斩龙台唤出。
手握着斩龙台,他开了“慧眼”,如祖安那般窥探恐绝之地的变化。
属于他虞渊的一股意识体,骤然出现在恐绝之地的上空,如看不见的明灯火炬,朝着下方阴气浓郁的地界照耀。
所有的魂灵鬼物,在他的凝望感知下,都变得无所遁形。
他所熟悉的恐绝之地,此刻如一个微缩的世界,每一座阴山内外的物体和鬼物,一概逃不脱他的探察。
这股他的意识体,不断地向下渗透,看到了几条和鬼王息息相关的阴间冥河。
“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