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晨星分享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玛姬的突然反应让整个队伍都猛然停了下来,而老法师莫迪尔是所有人中反应最快的——具体体现在龙裔小姐最后一个字话音还没落下的时候他就已经给自己身上套了三层护盾,并在接下来的几秒钟内给全队所有人都刷了好几重防护,而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给全队刷盾的动作也一直没停。
侯門正妻 小豬懶洋洋
当然,刷护盾的同时他也没耽误下对周围的观察以及跟玛姬之间的交流,他首先扩散开自己的感知,确认了整片林区只有自己这一队人马之后又向外释放了两轮精神脉冲,这才皱着眉看向旁边的龙裔小姐:“没有人啊……你刚才看到什么了?”
“不,有人,我确信,”玛姬眉头紧皱,仍然死死盯着树林间的那片阴影区域——类似的阴影在整个森林中随处可见,那是不正常的昏暗聚集点,哪怕在阳光下也维持着近乎实体般的轮廓,探索队伍一路上都会注意避开这种区域,“就在那片影子深处,我确信自己看到了一个……身影。”
“一个身影?”莫迪尔皱了皱眉,朝那边望了一眼,“周围的草木没有被触碰过的痕迹,没有魔力或生物气息残留……你看到的是个怎样的身影?”
虽然自己什么都没看到,但莫迪尔并未因此就把玛姬的话当成妄语,丰富的冒险经验告诉自己,当你身边的队友突然言之凿凿地表示自己看到了什么东西时,你最好先假设那是真的——队友看错是一回事,因麻痹大意而忽略了危险就是另一回事了,更何况他们此刻正走在这个世界上最邪门的森林里……天知道夜女士睡懵之后都在这片森林里留下了什么东西。
“一个穿着斗篷的身影,全身都被笼罩在黑色的斗篷和兜帽里,”玛姬略作回忆,“我看不清那人身体的轮廓,只感觉对方全身漆黑如影,甚至连兜帽下面似乎都只有一团黑暗而不定形的影子。另外,他在那里一动不动,全身上下每一处都静止着……这非常古怪,因为刚才树林中是有风的,一个人站的再稳,他的衣服也该被风吹动,但那个身影就连衣服的边角都纹丝不动……”
“感觉就好像一个投射在空气中的幻象,而其本体并不在此处,”莫迪尔不等对方说完便说出了一种猜测,紧接着便皱眉分析起来,“衣物下面是完全漆黑的‘影子’,这听上去有点像我所知的暗影住民,但暗影住民的身体是由一种像是裹尸布般的物质束缚起来的,这是非常明显且标准的特征……除了斗篷之外你还看到什么特征了么?”
玛姬仔细想了想,慢慢摇头:“那斗篷是对方所有的特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饰品或武器……等等,有东西,我想起来了,有一个银白色的徽记,看起来像是斗篷前襟的别针……”
龙裔小姐说到这皱了皱眉,又接着说道:“但我没来得及看清那徽记的样式——对方的身影只出现了一瞬间,事实上在我出声呵斥之前对方就已经开始消散了……”
這個詛咒太棒了 行者有三
“一瞬间……但你也确实是看到了对吧?”莫迪尔想了想,突然再次确认道,他看着玛姬的眼睛,语气很认真,“你介意我用一些……魔法上的小手段来帮助你回忆起短期记忆中的细节么?放心,我不会窥探你的隐私,事实上也窥探不到你的隐私。”
玛姬怔了一下,似乎反应过来:“您是说‘记忆提取术’?但这个法术不是只能施法者对自己使用么?用来辅助学习法术之类的……您能对别人使用?”
“原版确实只能对自己用,但我给改良了一下,”莫迪尔乐呵呵地说道,“有时候我会和临时队友们一同冒险,毕竟多一双眼睛就多一分周全,但临时队友不一定都是经验丰富的冒险家,所以我会用魔法来增强临时队友的能力以备不时之需……”
玛姬表情顿时有点怪异,她挺好奇眼前这位大冒险家过去到底有多少稀奇古怪的冒险经历,以至于他能积累这么多匪夷所思的经验和天马行空的解决方案,她更好奇这位大冒险家口中的“临时队友”得是怎样一群神经粗大的亡命之徒,才能有胆子跟他一同踏上那些扔在任何一部英雄传奇里都能坐镇全书末尾的冒险之旅,不过这些问题这时候都不重要了。
“那就请吧,”她轻轻吸了口气,很快作出决断,对于维多利亚都深深信赖之人,她也愿意报以信赖,“短期记忆很容易消散,我们抓紧时间。”
莫迪尔点点头,也不客气,直接便抬起手在空气中勾勒出了一片闪闪发亮的符文,随后又引导着这些符文在玛姬身旁形成了一重重玄奥复杂的法阵,接着他一边引导法阵闭合一边说道:“放轻松,你可能会感觉到轻微的眩晕和视线模糊,这都是正常情况……”
晨凌 小說
玛姬无言地点了点头,附近的钢铁游骑兵战士们则自发在周围布置好了哨位和警戒,而随着莫迪尔改良版的记忆提取术顺利启动,玛姬感觉自己头脑中出现片刻恍惚——在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头脑中的一小段记忆仿佛变成了魔网终端内存储的“影像”,成了某种可以被剪辑、操纵的片段,而一个外来的力量则精准地控制着那些闪现的画面。
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自己几分钟前所看到的那一幕,那如同幻象般一闪而逝的一幕——身披黑色斗篷的神秘人,林间浓郁的阴影,斗篷下逸散的黑暗,以及那一点如同银星般缀在黑色背景中的、银白色的徽记或胸针。
在画面清晰并凝固的瞬间,她陡然感觉到周围的环境比刚才又昏暗了一点,下一秒,她便敏锐地察觉到了周围环境气息的变化,以及某种感知被遮蔽的“阻断”感。
玛姬抬起头,看到自己正孤零零地站在一片被龙息焚烧之后的林间空地上,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不管是大冒险家莫迪尔,还是跟随自己的钢铁游骑兵战士们,此刻都不见了踪影。
某种幻象?注入头脑的虚假记忆?被传送到了异常空间?
玛姬脑海中瞬间闪过了数个可能性,同时在第一时间打起了十足的警惕,而在下一秒,她便注意到自己视线中多了一个人影——是那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神秘人,对方此刻就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的树丛间,而玛姬百分之百可以肯定,前一秒对方还不在那里。
“你是什么人?”瞬间凝神之后,玛姬一边握紧手中长剑摆出戒备的姿态一边主动打破了沉默,“这是你搞的鬼?”
幼女life!
说完这句话,她本以为对方会如刚才一样幻影般消散,然而让她意外的是,那个神秘的、让人忍不住联想到暗影力量的神秘身影竟然真的做出了回应,ta向前迈了一步,同时伸手摘下了那遮掩面容的兜帽——玛姬则在ta做出这个举动的同时把视线落在了对方胸前。
她看清了那个银白色的胸针,眼神瞬间一变。
那是一只警醒的眼睛,一对交叉的匕首,这个徽记她很熟悉——这是帝国军情局的标志。
神秘人的兜帽落了下来,在同一时间,玛姬眼前也浮现出了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和一副苍白到让人不安的女性脸孔——这一幕非常怪异,就好像那长发和脸孔原本并不存在,而完全是在兜帽落下的一刻才从不定形的阴影中凝聚出来的一般,玛姬甚至怀疑这张脸是专门为了和人交流才临时构筑而成,对方那身斗篷下面恐怕仍然只有一片虚无的黑暗。
这怪异的一幕以及对方多少有些怪异的容貌让这位龙裔小姐反而愈发谨慎,她盯着眼前的银发少女——对方的五官全都因那过于苍白的脸色而显得有些轮廓模糊,甚至连其眼球都呈现出一种和皮肤同色的惨白,这让玛姬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跟一个没有上色的“雕像”打交道:“再重复一遍,你是什么人——你身上的徽记……”
“军情局暗影事务科资深干员”神秘的银发苍白少女开口了,她的非人特制过于明显,以至于她开口的瞬间玛姬心中竟然产生了“对方竟然说人话”这样怪异的感叹,但比起开口讲话,少女话语中的内容明显更让人震惊,“你可以直接叫我晨星,玛姬小姐。”
“暗影……事务科?”玛姬惊愕地看着眼前那充满非人特质的银发少女,“我从未听说过军情局中还有这么个部门……”
玛姬并非军情局的“内部人士”,但她至少是知道军情局的大体架构的,她知道这个至关重要的情报单位下有着专门处理国内一般事务的“内部事务科”和处理境外问题的“外部事务科”,还有一个专门处理帝国政务系统内部不忠诚分子的“肃反特科”,但她从未听说过有个什么“暗影事务科”——听名字这还是个颇为重要的部门。
而这个名号还是从一个神秘出现在紫罗兰岛的、不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塞西尔人的诡异少女口中说出,这件事就更可疑了。
更不要说对方竟然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惑,我也知道你确实不曾听说过‘暗影事务科’这个名字——这很正常,因为连琥珀局长和陛下都不知道这件事,”自称“晨星”的银发少女微笑着,但由于其仿佛失去颜色一般的苍白面容,这笑容看着多少有点瘆人,“很抱歉用这种方式和你交谈——但我们也没想到大冒险家先生竟然会直接用上‘记忆提取术’这种法术来检查你的短期记忆,这样一来他就会发现你脑海中留下的‘印记’,并且很可能随手将其清除,那我就白忙活了。
“为了防止工作白干,我才不得不趁着大冒险家提取记忆的时候提前激活这个印记……请放心,这里只是你记忆和意识交错之间的一个小小角落,你留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体和你的伙伴们都安然无恙,而我们的交谈加起来也不会耗去现实中百分之一秒的时间。”
打怪戒指
“……这是某种操纵心智,植入思维的法术?就像当初永眠者的神术?”玛姬皱着眉,一边谨慎地关注着少女的举动一边微微垂下剑尖,这个动作是在表示暂时的和平,却未彻底放松警惕,同时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对方的斗篷上,落在那枚代表着军情局的徽记上,“你真的是……军情局的干员?那为什么高文陛下和琥珀小姐会不知道你的存在?而且听你刚才的说法……‘你们’有很多人?”
“请不要误会,这只是一点干涉梦境与认知的小手段,与危险的心智入侵不是同一种东西,”银发少女微笑着,似乎并不在意玛姬的戒备,“至于我身份背后的细节……很抱歉,有些东西在特定的时间节点之前是不能向外透露的。我只能告诉你,‘我们’没有任何敌意,‘我们’是你们的朋友,盟友,以及战友——从很多年前开始,我们便在为帝国效命了,尽管我们的效忠无人知晓。”
“我不喜欢这种神神秘秘的说话方式,这只能让我倍加警惕,”玛姬淡淡说道,“我也不在意你‘们’有多少秘密需要隐瞒,我只想知道……你的目的。为什么找上我?”
“一次交谈,以此来建立军情局暗影事务科和现实世界的交互位标,‘我们’和现实世界的联系将从这次交谈之后得以加强,这有助于我们完成自己的使命,另一个目的则是为了传信,”银发少女说着,微微弯了弯腰,“我们的‘大老板’想请你帮忙传个消息,去告诉你的最高上级,就说……”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似乎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继续说道:“很高兴看到终于有一季文明为成年做好了准备,但仍有巨大的隐患潜藏在前行之路上,大规模操纵思潮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请务必慎重,以及——夜女士邀请高文·塞西尔以及他杰出的护卫来千塔之城做客。”
玛姬慢慢瞪大了眼睛。
晨星说出的话一如既往晦涩难懂且有些莫名其妙,然而这看似隐晦的话语背后却足以透露出无限令人联想的内容,玛姬感觉脑海中思绪纷乱,片刻后便忍不住开口:“等等,你刚才说‘夜女士’?所以你是在替夜女士传话?你刚才不是说你们是军情局干员?而且你口中的‘大老板’难道不是琥珀……”
苍白的银发少女却只是微笑着,她没有再回答玛姬的任何问题,而是慢慢戴上兜帽——在这一刻,玛姬终于可以确定自己的感觉没错,对方的面容在兜帽拉起的一瞬间便融入了不定形的黑暗之中,那绝非人类可以拥有的特征!
下一秒,晨星便退入林间阴影,玛姬使劲瞪大了眼睛,却根本未能察觉对方到底是如何消失的——就好像省去了“消失”这个过程,名叫晨星的神秘少女直接在她所有的感知中化作了虚无。
(推书时间!书名是《其实我不是神》,虽然字数也不是很多,但真的诚意推荐,设定、文风都很有特色的一本书,大家有兴趣的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