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踏星-第三千三百零九章 宿敵鑒賞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于冷急忙控制玉蝴蝶化为流光斩出,逃离卡片世界。
卡片破裂,于冷逃出,喘着粗气,他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皮肤黏在身上,随时会脱落。
周边,玉蝴蝶死亡大片,玉蜻蜓死的更多,铺满了大地。
远处,四具无头尸体的血染红了周边,顺着海洋流淌。
斛六出现了,他比于冷好不了多少,不断撕扯自己的皮肤,将皮肤一块块撕开,包括血肉,看的于冷都发寒,有些害怕的望着指尖那只小虫子,这只小虫子究竟给这家伙带来了什么?
斛六痛苦,痛苦到极致,整个人被自己的血水染红,却还不忘要杀了于冷。
他的卡片裂开,手掌血肉模糊,双目在血红笼罩下盯向于冷。
于冷盯着他:“你还想出手?”
斛六咬碎了牙,承受着于冷都想象不到的痛苦,捡起地上同伴的断剑,一步步接近于冷。
于冷惊叹:“我佩服你,但你死定了,没人能活着离开这颗星球。”说着,又有玉蝴蝶飞出,他只剩下十多只玉蝴蝶,组和而成化为流光斩落。
斛六低吼,一剑斩出,赫然是第十一剑,裂源。
他去过第五塔,获得了十三剑传承。
裂源一出,直接斩断了流光,将十只玉蝴蝶斩碎。
于冷骇然,毫不犹豫撕裂虚空逃离,斛六想阻止,但那股难以忍受的剧痛令他彻底昏厥了过去。
燃 鋼 之 魂
如果于冷晚一步逃,斛六必死无疑。
那一剑,是斛六在承受极端痛苦下可以打出的唯一一击。
天色昏暗了下来,海水冲刷着陆地,血腥味引来了海中生物,一只长满利齿的怪鱼盯上了斛六,随着海水涨潮慢慢接近,然后一口咬下,未能咬断斛六身体,斛六是星使,其肉体强度岂是一只普通海中怪鱼可以咬断。
但怪鱼唤醒了斛六。
斛六陡然坐起来,喘着粗气,怪鱼被吓跑了,周边一些海洋生物也连忙逃离。
吹着海风,斛六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眼底带着深深的恐惧,那种痛苦,他这辈子都忘不掉,那是何等的痛苦,恨不得将全身每一处都撕开,撕的粉碎,那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撕碎自己的身体。
可什么时候中招的?那只虫子刚出来自己就出手了,根本没接近过自己,什么时候?
他看向自己双手,血肉模糊,身上每一寸血肉都被撕开过,然而相比那只虫子带来的痛苦,这种痛苦更像是享受。
生不如死,那是真正的生不如死。
自凝空戒取出药物吃下,这种被撕开的伤势很容易恢复,并非来自战技功法的伤害。
不过小半天,斛六长长吐出口气,起身,此刻,海水已经快淹没他。
而他的同伴尸体已经随着海水冲刷消失不见。
斛六沉默的寻找,最终才将他们的尸体找到,尸体上充满了压印,来自那些海洋生物,但那些海洋生物大多咬不动他们,毕竟是启蒙境强者。
斛六带着同伴的尸体与对于冷的仇恨,返回遗失族星空。
六方道场的仇,同伴的仇,他一定会报。
就算那种痛苦再强烈,他也不会放弃,一定会杀了那个人,一定。
遗失族,斛六遭受了惩罚,他在明知于冷下落的前提下不上报天上宗,反而私自带着人去抓捕,导致同伴死亡,于冷逃离,这个罪,很严重。
斛六没有反驳,平静的接受了。
他也很后悔,后悔没有通知族内,请高手一起去,这或许是抓住于冷唯一的机会,而今这个机会没了。
这是他的错,此生最大的错。
“你说什么?痛苦?”单正找到了斛六,询问与于冷之战的情况。
斛六将情况说出,单正听后,脸色发白,眼底深处竟出现恐惧,慢慢扩大,失态的抓住斛六:“痛苦,极致的痛苦,真的假的?”
斛六不解:“是那种想要把自己撕碎的痛苦,来自一只小虫子。”
单正离去,然后很快回来,带来了古籍,上面有一幅图,赫然是于冷释放的第三种虫子:“是不是这样子?”
医女小当家 小说
斛六点头,带着后怕:“对,就是这样,老祖您怎么知道?”
工作細菌
单正呆滞,手中古籍无力的掉落,整个人承受了巨大打击,恍恍惚惚。
“来了,居然来了,是来找我们的?他们来了。”说完,他身体消失。
斛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本能告诉他可能有天大的事出现。

天上宗,陆隐把玩着圆球,通体玉色,看起来很是精美,里面的虫子也都是玉色,很奇妙的文明。
他控制不了虫子,用那些人的话说,第一个发现圆球的人才可以控制虫子,这明显有点儿戏,那些人既没有认主,也没有修炼什么独特控制虫子的功法,为什么可以控制?
莫非跟有些生物一样,第一个看到的就认为是自己的父母?
这段时间,陆陆续续发现了很多拥有虫子文明传承的人,那些人有好有坏,陆隐试着捏碎了一个被恶人控制的玉色圆球,一旦捏死,什么都不复存在,里面的虫子也没了。
奇了怪了,没有空间波动,明明里面应该有虫子的,但圆球破碎,虫子也消失。
“道主,单古大长老求见。”
“请进。”陆隐坐在湖边,将圆球放在石桌上。
单古大长老到来,脸色难看至极,看到陆隐的同时,也第一眼看到了那个圆球,脸色瞬间就变了,变得更加难看,甚至毫无血色。
陆隐不解:“前辈怎么了?”
单古大长老呆呆望着圆球:“为什么还会遭遇它们?真的逃不掉吗?真的,逃不掉。”
陆隐看了看单古大长老,又看了看圆球,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沉下:“这个,不会就是你们原本时空的宿敌吧?”
单古大长老深呼吸口气,闭起双目,点头:“陆主,灾难,来了。”
陆隐目光一凛:“慢慢说。”
单古大长老苦涩,出神的看着圆球,走过来,将圆球拿起:“虫巢啊虫巢,本以为永远摆脱你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
“我遗失族所在的宇宙与天元宇宙一样,有两个种族争锋,其一是人类,包括了我遗失族与其他各个人类文明,而与人类文明争锋的宿敌,就是虫巢…”
随着单古大长老的述说,陆隐脸色也跟他一样阴沉了下来,有种无言的憋屈。
怎么会这样?灵化宇宙即将来袭,这边居然还来个虫巢?
虫巢,就是这个玉色圆球,其内有九颗圆球构成,每一颗圆球都对应一种虫子,正是这些虫子将遗失族所在宇宙人类文明灭绝,那个文明极其璀璨强大,诞生了可以破掉唯一真神绝技真神换天功的强大卡片,也有能横渡岁月长河,逆伐而上的前辈强者,比如那位施展不留天的摄政王,霸道无比。
那个宇宙的人类文明,其兴盛程度决不在始空间之下。
即便如此,最终那个人类文明还是灭绝了,就因为这些虫子。
虫子带给那个宇宙人类文明的绝望不在永恒族带给他们的绝望之下,可以想象,一个宇宙铺天盖地的虫子是什么感觉?那是物种厮杀争锋,互相吞吃的场景,是宿敌的生死相拼,除非一方灭绝,否则没有活路。
“一场场厮杀,一场场对决,血染星空,那是我所见过最恐怖的战场,铺天盖地的虫子遮蔽了星空,让人发自内心的畏惧,物种的压力天生就存在,那里,就是第三壁垒。”单古大长老回忆着,眼中充满了对那一场场战争的后怕。
人,始终是人,只要是人,就会怕,不管修炼到什么程度。
单古大长老也不例外,他畏惧那些虫子,毫不掩饰,那些虫子几乎将一整个宇宙星空埋葬。
“你们最后一战不是胜了吗?那些虫子最终还是败了,真正让你们逃离的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存在。”陆隐插言。
单古大长老无力的苦涩:“我们也是到最后才知道,虫巢,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存在创造。”
“那个存在,名曰–仙主。”
虫巢,由九个小圆球构成一个大的玉色圆球,每一个圆球内都有一种虫子。
由弱到强分别是青衣,守舞,千璃,石龙,七星剑,苍兰,鬼兰,锦修罗,青仙。
“青衣就是那种玉色蜻蜓,用处最简单,吞噬能量,无论何种能量都可以吞噬,并以吞噬的能量反哺其主修炼,加快其主人修炼的速度,而且数量无穷无尽,已经不是多少倍增加修炼速度的问题。”
“拥有了青衣,等于说完全没有能量缺乏这种问题,突破就跟喝水一样简单。”
“守舞是一种玉色的蝴蝶,拥有相当锋利的翅膀,飞舞即为杀戮,可组合成兵器,根据使用者的能力,十只,百只,万只等等,根据组合兵器守舞的数量,可发挥的实力不同,不过最强也只能发挥到星使巅峰破坏力。”
“千璃是一种浑身长满毛刺的玉色小飞虫,这种小飞虫唯一的能力就是将毛刺射入敌人体内,带来痛不欲生的体验,那种体验,是个人就难以承受,要将自己撕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