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討論-第一百五十六章 暗示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214房间有高度疑似人类的生物电信号!
只有些许星光照入的黑暗房间内,蒋白棉一下睁开了眼睛,睡意消散一空。
本着谨慎的心态,她又改用了觉醒者的意识感应。
结果很快就“反馈”到了她的脑海里:
214房间没有人类意识存在。
这……蒋白棉望着黑暗中的天花板,念头如同煮沸的开水,咕噜咕噜冒个不停。
结合生物电信号和人类意识这两方面的感应结果,她初步判断,本应该无人的214房间藏着一个觉醒者,他隐匿了自身的意识,但没有处理生物电信号,所以能瞒过商见曜之前的感应,此时却暴露了出来。
有了这么一个判断后,蒋白棉第一反应是有人潜入214房间,试图寻找某些东西,比如,那枚小型化的核弹头。
这是依循214房间住客可能是那场交易的中间环节却在关键时刻出了意外的猜测来的。
莽荒 小說
这让蒋白棉怀疑如今感应到的那个人也许就是挟持广播的那位。
龍與少年
转瞬之后,蒋白棉让自己下意识紧绷起来的肌肉放松了下去,免得被谁察觉到不对。
她没有立刻采取行动,静静地做起监控。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中,蒋白颇感惊讶地发现那团生物电信号基本没怎么移动过,似乎和自己一样,正躺在床上。
不对啊……不是来翻找物品的吗?蒋白棉犯了嘀咕。
她很快有了新的猜测:
难道214房间内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降压药被偷的倒霉住客?
他不是还没出院吗?偷偷潜回来了?戒严前的事?在当前环境下,这种潜逃很容易被追查啊……蒋白棉不自觉产生了一系列的疑问。
当她去深究这件事情的时候,脑海内突然有一道闪电划过,某个被迷雾笼罩的地方随之被照亮。
她原本模糊的某些记忆一下变得清晰:
“酒店经理沈康告诉她和商见曜的是214房间的住客在戒严前不久就回来了!”
“她之前还在心里想着要留意这个人!”
蒋白棉的双拳猛地握紧,又慢慢松了开来。
此时此刻,她脑海内还残留着另一段记忆:
“酒店经理沈康说214房间的住客还没有出院。”
神级黄金指 小说
“自己据此推断不需要太过在意。”
两段彼此矛盾的记忆让蒋白棉迅速得出了一个结论:
自己的记忆被人修改过!
在和沈康交流后不久!
紧接着,蒋白棉修订了刚才的判断:
不,不是修改,而是模糊了原本的,植入了一段新的!
而这大概率是现在藏于214房间的那位做的!
蒋白棉随即有了强烈的不解:
她对被人翻看记忆,做出修改其实早有提防。
在发现酒店经理沈康对降压药被偷这种可以聊一整年的事件都出现记忆模糊,需要提醒才能想起的状况后,她就在担心214房间那位住客也许是“末人”领域的强大觉醒者。
这从另一方面也能获得佐证:
两名叛逃者很快被发现还可以说“救世军”管控严格,有体制优势,但他们双双当场身亡,没留下和谁交易这条线索,就令人觉得有点巧合了。
如果把这解释成被人植入了悲观记忆,一发现不对就会自杀,就非常合理了。
于是,蒋白棉当时迅速在脑海内回忆起了“幽姑”的注视。
可就是在这样的“保护”下,她依旧被篡改了记忆!
这简直不合理!
即使那位的代价不是软弱、胆小,在骤然面对执岁注视相关的记忆时,也不太可能做到云淡风轻,毫无反应,不留下一点痕迹。
难道他天天被执岁注视,已经习惯了?蒋白棉先是疑惑,接着从刚才的判断出发,有了新的想法:
也许那位根本没翻动过她的记忆,而是直接模糊化了最近部分,然后用自己编制的、新的记忆接续。
这样一来,对方就避过了看到“幽姑”注视的危险,且达到了本身的目的。
而这也能有效解释那位为什么没提防生物电信号感应。
他根本不知道!
也就是说,他很可能是受过教训,轻易不会翻看别人的记忆,嗯,不排除是他本身能力限制,不擅长精确翻看……总之,我现在想的这些还是比较安全的,不会被发现……念头电转间,蒋白棉内心笃定了一点。
这个假设能解释大部分情况,但还是存在一个问题:
既然那位等闲不会翻看记忆,或者说不能,那么,他是怎么知道“旧调小组”在向酒店经理沈康打听降压药丢失事件,及时做出处理的?
对此,蒋白棉有两个猜测:
一是那位轻易不翻看记忆只针对“旧调小组”这种明显有来历或者实力不错的,于酒店经理沈康这类普通人,他一发现有聚集交流的情况,就会尝试翻看;
二是那位有别的能力或者说道具可以监控酒店内某方面的情况。
基于谨慎,蒋白棉更倾向后面那种可能。
呼,她缓慢地吐了口气,就仿佛睡前在调整状态。
她思考的重心随之转移到了该怎么把自己的发现和想法安全地传递给商见曜等组员,以及怎么万无一失地对付214房间那位上。
就在蒋白棉于心里不断提出方案又不断否定的时候,大床另外一边的商见曜刷地坐了起来。
——小组现在住的是套房,有两个卧室和一个客厅、一个卫生间。
“怎么了?”蒋白棉吓了一跳,有种秘密曝光,敌人打来了的心虚和惊慌感。
些微星光照拂中,商见曜侧过身体,望向蒋白棉,认真说道:
“我突然发现刚才处理得不够严谨,我们都没有去214房间检查过就回来了。
“万一那里藏着某些线索呢?”
你是这样才起床的啊……蒋白棉暗自舒了口气,正色回应道:
“我觉得没这个必要。
“你想想,那个房间已经被小偷翻过,后续‘救世军’的人要调查案子,肯定也会仔仔细细勘察现场,怎么可能还有线索遗留,没被发现?”
拱手河山為君傾
商见曜想了想,叹了口气道:
“也是。”
砰!他又躺了下去,直挺挺的。
蒋白棉看了他一眼,心中一动道:
“你闯过‘522’房间那处游轮阴影了吗?”
“522”房间和“912”房间的游轮阴影高度同源,在已经找到办法闯过“912”那处阴影后,“522”那个对商见曜来说就相当于白捡,不闯白不闯。
——“旧调小组”之前讨论认为,“522”和“912”房间的主人之所以能战胜游轮阴影对应的恐惧岛屿,成功进入“心灵走廊”,很可能是因为后来发现船长没有罹患“无心病”,活了下来,从他身上找到了线索。
商见曜笑了起来,相当得意:
“暂时还没有,我打算留着关键时刻闯。
“那样一来,就能达成临阵突破,出乎敌人预料的效果!”
蒋白棉表情呆滞了一秒道:
“醒醒,觉醒者没有临阵突破这种说法!
“除非你闯过那处心理阴影后,对面就是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但这可能吗?”
反问完,蒋白棉又补了一句:
“之前在最初城,对付‘虚拟世界’的主人时,你也不是靠临阵突破才赢的,靠的是知道对方的弱点,而且有针对的道具,临阵突破更多是顺带。”
诚实的商见曜怔了怔道:
“好吧,是我们想太多了。”
他有错就认。
蒋白棉趁机说道:
“那你今晚就把‘522’房间的游轮阴影闯过去吧,嗯,记得带上‘六识珠’和‘生命天使’项链,免得出什么意外。”
说完这句话,蒋白棉脑海内油然浮现出了两种场景:
一是诚实的商见曜抢到身体,反问“这还需要带道具?我闭着眼睛都能过!”
二是诚实、鲁莽等商见曜被按住,负责身体的那位读懂了自己拿上道具,做好准备的暗示。
蒋白棉话音刚落,商见曜已是将视线移向了她。
洒着黯淡星光的夜里,两人对视了一眼,谁也没说话地收回了目光。
隔了几秒,蒋白棉主动提议道:
“要不我把‘混乱右手’也借给你?”
“好啊。”商见曜答应了下来。
蒋白棉立刻坐起,将手伸向自己的战术背包,把它提了过来。
然后,她飞快扯开拉链,熟稔地握住了那只黑色手套。
几乎是同时,蒋白棉打了个寒颤,有种冬天已提前降临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