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天啓預報笔趣-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Bang!分享


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天启预报
“已经决定了么?”
在空荡的庭院里,槐诗听到了电话里郭守缺的声音。
老头儿依旧是那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对于槐诗的决定,倒是听不出恼怒或者是焦躁,只是疑惑。
“是啊。”槐诗想了一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反正能做的事情,就只有这么多了……所以我就想着,与其半途而废,继续苟延残喘,还不如干一票大的。
最起码,还能物尽其用呢不是?”
“你做的已经够多了。”
郭守缺轻叹:“没人会觉得你做的太少,槐诗,这终究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就算接下来你什么都不做,事情也还有其他人继续完成。
适当的休息休息,没人会说什么。”
“然后,看别人大放光彩么?”
槐诗反问:“郭老,你觉得我是那种压好金线、搭好舞台,做了全部的工作之后,然后去放任其他人站在C位的人么?
我可是戏霸来着。
只要我的演奏会可还没结束,谁都别想中断我的专场。”
“哈,虽说舍我其谁的气魄让人尤其喜爱,可这一副独断专横的样子又让人实在欣赏不起来。”
电话的老人感慨:“到底是年轻人的英雄热血,我就不泼冷水了,你去吧。”
“那就多谢您老体谅啦。”
槐诗轻叹着,自嘲一笑:“只是,英雄热血恐怕也说不上。要说舍我其谁,其实也没有过那样的想法……充其量,只是想要尽力而为罢了。”
“这是在说什么漂亮话么?”
郭守缺戏谑发问:“倘若你这叫做尽力而为的话,老朽这样的,岂不是尸位素餐?还是说,就连在我这里都要装模作样?”
“今日我的作为,难道不是为了来日郭老你们的作为么?又谈什么尸位素餐呢?至于装模作样……恐怕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吧。”
槐诗想了一下,缓缓摇头:“很久一来,大家都觉得我是什么英雄人物。可我只不过是凭着自己的好恶,依仗着自己的条件和天赋,去为所欲为而已。
可还有更多的人,更多同地狱作战的人并没有我这样的能力和依仗,不是么?”
郭守缺沉默。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一个人是英雄么?”
槐诗反问,“倘若那些无所依仗的人尚且能够因为他人的悲鸣和泪水而奋起一搏的话,那我这样掌握力量、具备能力,且存有退路的人,为什么就不能尽力而为呢?
即便是装模作样,也好过袖手旁观吧?”
短暂的沉默之后,电话另一头的郭守缺仿佛笑了起来。
“……不论是不是装模作样,能有这样的想法,就已经比那些稍微有点本事就满脑子野心和荣耀、将一切视为囊中之物的家伙们强出太多了。
很好,槐诗,只管去‘尽力而为’吧。”
郭守缺最后问道:“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么?”
“呃,好像还真有。”
槐诗拍了拍脑袋:“原照那里,您就多看顾一下吧。”
让小老弟当了这么久的工具人,他还挺有点不好意思的。
双方这么长久以来的暗中联络和沟通,黑马集团恐怕也早已经被巨阀们盯上了。自己掀桌子之后,总不能害的他又被抓到监狱里这样那样吧?
社死一次就够了。
社死很多次,恐怕真的要死人的。
“那小鬼本来就是东夏的人,难道我还会袖手旁观?至于些许风波,历练历练也是好事儿。”
郭守缺微微摇头,原本还想要再抬槐诗一手的,却没想到被如此婉拒。
“行吧,既然你小子打定主意的话,我也不劝了。”
他摇着头,嘿然一笑:“本来还说老朽今天心情好,不论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考虑一二呢……”
“唔?这么好?”
槐诗的眉毛微挑,捏着下巴思索片刻,“要说的话,要求倒是没什么,只是有点好奇——您总说我的汤底差点意思,可总要让我见识见识真正的老汤吧?”
“哈哈,会有机会的,小子。”
电话里最后传来得意的笑声,意味深长:
“别吓到就好。”
盲音传来。
挂断了。
而与此同时,低层区,最黑暗处。
郭守缺丢掉了手里的电话,漫步向前。
在早已经被遗弃的排水沟里,在除了拾荒者和老鼠们罕有人至的黑暗里,无数隐隐绰绰的轮廓涌动着。
宛如农田。
远方腐臭的风吹来,淤泥中生长出的‘稻谷’们便摇曳起来,如同无数蠕动的触须一般,轻柔摇摆。
就这样,黑暗中的田埂上,老人期盼的回首眺望。
还差一点点……
最后一点。
“做好大开眼界的准备吧,小子。”
无人窥见的黑暗里,苍老的厨魔背着双手,满怀期待的穿行在稻田之中:“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祸国之汤啊。”
黑暗无声。
静静的,吞没了一切。
.
轰!
远方好像隐隐有巨响传来。
兴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机战蛋
当槐诗走出大门的时候,便听见那隐约的声音,回头时,便看到,城市的中层有一道浓烟缓缓升起,向着天空。
宛如哀鸣的灵魂那样。
飘然远去。
“怎么了?”槐诗的脚步微微停顿一瞬,令周围的追随者们面面相觑。
“可能又是什么假冒我们的名头的袭击吧?”卢卡挠了挠头:“这种事情,总是常有。”
“嗯。”
槐诗点头,“你说的也对。”
于是,脚步继续向前。
而就在中层区,至终教团的隐秘据点中,已经血流成河。
在突如其来的进攻中,绝大多数人都彷徨和惊骇中死去,有反应过来的人呐喊着提醒,可在来自背后的利刃中踉跄倒地。
整个据点内部陷入了一片混乱中。
带着防毒面具的企业私军从爆破的墙壁和天花板之外突入,层层突破,然后,便是干脆利落的屠杀。
“快走,赶快走——”
密室之中的首领手忙脚乱的将东西塞给下属,打开了逃生的密道:“我来帮你拖延时间,你去找圣座,告诉他,我们之中有叛……”
砰!
一声低沉的闷响,首领倒在了地上的血泊里。
下属面无表情的看着塞进自己手里的密报,嗤笑了一声,随意的丢到了旁边。然后在爆破的巨响中跪倒在地上,双手抱头。
“别开枪,自己人!”
来自企业的双面间谍呐喊。
此刻,距离槐诗两条街口之外的道路上,一辆普通的卡车缓缓的停在了商店的门口,车厢里,全副武装的征战天使们肃声报告:
“阿尔法小队,就位!”
下水道里,踏着淤泥和污水无声向前的军团停下了脚步,隔着排水井的栅格,看向外面的车水马龙:
“贝塔小队,就位。”
“伽马小队,就位。”
“德尔塔……伊普西龙……截塔……艾塔……”
“西塔小队,就位!”
最后传来回应的,是分布在远方高楼之上的狙击手,隔着数百米的距离,在伪装之下,瞄准镜已经隐隐笼罩在了那一张过分俊秀的微笑面孔之上。
好像正在跟下属们谈笑这样,浑然不觉的渐渐走向死亡的现境。
“圣座——”
等待在街口的蒋超看到槐诗,连忙踩灭了烟头,迎了上去:“车已经准备好了。”
“嗯,辛苦啦。”
槐诗拍了拍他的肩膀,抬头,看向头顶湛蓝的天空,忽然停下了脚步,轻叹:“真是好天气啊。”
“嗯?”
追随者们不解。
可槐诗已经靠在了墙上,沐浴着久违的阳光。
“温度正好,我想多晒一会儿……”
他打了个哈欠,舒展着身体:“放松一下,都别紧绷着神经,偶尔也要懂得享受生活嘛,对不对?”
一众人疑惑的交换眼神。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发什么神情,可是却早已经习惯了这位圣座偶尔脱线的怪异风格,也都停在了原地。
陪着一起……晒太阳。
于是,就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之上,十几个人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晒太阳。
如此的醒目。
“等等,目标出现异常!重复,目标出现异常——”
卡车里,现场的指挥者瞪大眼睛,不由自主的凑近了屏幕,拿起对讲机,向最后方请示:“是否立刻展开行动,请示下!”
永恒之火 小说
“等等。”
会议室里,节制看着屏幕上那一张舒缓的笑容,缓缓的皱起了眉头,内心之中浮现出前所未有的不祥预感:
“先不要轻举妄动,等他上车——”
可就在这不过十秒的短暂等待中,槐诗身后,卢卡的怀中一震,低头看了一眼屏幕,神情凝重。
“圣座,风头好像不太对!”
他抬头说:“有人传来半截警告的消息,但联系不上了……”
一时间周围的人纷纷色变,不由自主的开始紧张,伸手摸进怀里,警觉的看向周围。
那一刻,不止是指挥部,车厢、下水道、民居,乃至下水道里,空气凝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在远处的高楼之上,狙击手已经在长官的命令之下,将手指搭在了扳机之上,准备射击……
只有还在晒着太阳的槐诗依旧平静。
无所谓的挥了挥手。
“预料之中的事情,不必在意。”
他回过头,向着马路对面伪装成路牌的摄像头,微微一笑:“毕竟,这么好的天气,会发生什么也不算离奇,对吧?”
那一瞬间,指挥车中响起怒吼。
“行动!全小组,立刻行动!”
不等更高层的指示,自突如其来的恶寒中,指挥官直截了当的命令:“自由开火!放弃生擒计划,击杀调律师!立刻!”
束缚在猎犬们脖颈之上的枷锁在瞬间解开。
再不掩饰自己的存在,隐藏在民居和卡车里的征伐天使瞬间破门而出。
可比他们更早的,是槐诗。
就在那一刻,他终于抽出了一直揣在口袋里的右手。
抬起。
五指之间明明空无一物,可是现在随着手指的握紧和舒展,却比划了手枪一般的姿态。
就好像握着全世界最可怕的武器一样,隔着屏幕和遥远的距离,向着圣城最顶端的敌人们,叩动‘扳机’。
槐诗说:
“——Bang!”
高楼之上,一道道血雾骤然在巨响中升起。
来不及向着瞄准镜里的猎物叩动扳机,已经有猎人们率先射出了子弹。通讯频道中,骨骼爆裂的声音不绝于耳,夹杂着淅淅沥沥的声响。
仿佛下了一场小雨。
然后,便再无声息。
而槐诗,调转‘枪口’,在下属们惊愕的视线中,对准了前方街道的尽头,再一次的,叩动‘扳机’。
“Bang!”
我有百萬技能點 小說
听不见他口中所模拟的枪声,因为寂静瞬间被远方响起的轰鸣所打破。
烈焰和浓烟腾空而起。
在一辆满载货物的泥头车冲撞之下,指挥车连带私军们一起飞向了天空,又在圣都的呼喊里坠落在大地上。
破烂的车筐缓缓翻滚着,燃烧的汽油随着火焰一同扩散。
焦热恶臭的狂风扑面而来。
槐诗回头,向着身后,叩动‘扳机’:
“Bang!”
刚刚冲出民居和伪装处的征伐天使们来不及反应,便听见了整齐划一的清脆声音。
就在街道上,那些散漫的行人、窗口浇花的主妇、长椅上看报的老者,乃至提溜着滑板的年轻人,骤然之间向着此处回头。
没有在爆炸的声音中惊恐四散,反而从口袋和背包里,座椅下面和箱子中,掏出了形形色色的沉重枪械,向着‘猎人’们,叩动扳机!
尖锐的刹车声响起。
而就甩脱车厢的冰激凌车上,沉重的机枪已经吞入了铜光闪闪的弹链,开始旋转。
金属风暴横扫而过,在无数子弹的扫射之下,只有轰鸣回荡,一团团烂肉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地上,血泊扩散。
最后,槐诗垂落手指。
对准了脚下。
“Bang!”
没有任何异常的景象发生。
就在半米之隔的下水道里,一片死寂,只有涌动的毒气从面罩之后的一双双遍布血丝的空洞眼瞳之前缓缓飘过。
再无声息。
“Bang!”
当最后,槐诗回头,对准了指挥处叩动扳机时,屏幕前面的指挥官已经发不出声音,只有‘嗬嗬’的怪声从喉咙里响起。
奋力挣扎,抽搐,双手胡乱的桌子上拍打,扫过,却什么都抓不住。
随着钢丝的收缩,最后的气息彻底断绝。
兽破苍穹 小说
僵硬的尸首倒在地上。
而就在他身后,一直以来深受信赖的副手面无表情的拔出手枪,拧上了消音器,向着他的脑门补上了一击。
最后,转身看了一眼地上狼藉的尸首,推门而去。
“呼——”
当弹匣里最后一颗子弹送出,槐诗抬起右手,吹去了‘枪口’那并不存在的硝烟之后,收枪入袋。
最后,缓缓回头,向呆滞的追随者们微笑:
“我的枪法如何?”
短暂的死寂里,无人回应。
吞吐沫的干涩声音。
很快,他们便瞪大了眼睛。
看向槐诗身后。
就在远方,更远方,更加遥远的上层区,耸立在圣都正中央的金属巨塔,渐渐笼罩在烈火和浓烟之中。
在巨响中哀鸣着。
拦腰而断!
就在这一天,时隔半年之后,那些流淌在黑暗里的火焰,被再一次点燃。
“我早就说过了,是个好天气,对不对?”
调律师轻笑,向着动荡的圣都再度发问。
圣都怒吼着,升起浓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