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在東京教劍道討論-202 接下來就是付費內容……什麼已經是付費章節了?那當我沒說過熱推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如果不嫌弃的话,请让我来陪你练剑吧,师匠。”
突然从身后传来飒爽的声音。和马回头看去,只见身着职业装的保奈美正从道场门口走进来。
在保奈美身后不远处是管家铃木老爷子,跟和马对上视线后微微鞠了躬,随后便转身离开。
“保奈美,你今天有空?”
收回视线的和马看着保奈美,惊讶她会有空过来。
和随波逐流的某人相反,决心从政的保奈美在前次选举时当上了地方议员,因而一天的日程都排得很满。
并且除了以女议员的身份负责地方政务以外,她还要处理南条家的诸般事务,对和马及道场的支援也从未懈怠过。
如此繁多的事务她居然能同时处理下来,有时候和马都不禁为之钦佩。
在道场一众女弟子里面,最有出息的说不定就是这位顶着“海燕”词条的千金了。
不过在处理这些繁复事务的同时,保奈美恐怕也没法让自己的剑道水平保持稳定。
毕竟剑道修练需要日复一日地磨砺身心,而她肯定没有那样的空闲。以道场师范的立场来说,和马对这般情形当然不会觉得开心。
“好吧。”和马严肃地点点头,“让我看看你退步了多少。”
**
桐生道场里传出激烈拼斗的声音,从下午二点一直持续到接近太阳落山的时刻。
一开始和马采用互相攻防的实战形式指导保奈美,但会导致体力激烈消耗,于是后面便改为保奈美进攻而和马防守的形式。
和马边防守边指导保奈美的动作,当保奈美判断有错或使出拙劣招式时,和马便会以毫不留性的重击把她打飞。
相反若是保奈美进攻节奏很不错的话,和马就会确实把她的攻击承受下来。
如此不断重复下,保奈美原本生疏的动作也渐渐变得熟络起来,到后面甚至打出好几波相当有看头的连击。
这种指导性质的特训对实力提升的效果甚至比实战还来得明显,不过前提是实施指导的师范必须有压倒性的实力。
换成以前的和马大概还做不到如此精准的指导,不过最近连续数场恶战让他的实力也有了显著提升,倘若管家铃木爷在场的话,必定会为和马实力提升的幅度而惊愕。
当的地一声钝响,保奈美握不住手里的竹刀,被弹飞了出去。
“到此为止了。”和马挥落竹刀,抬头看向外面染上霞色的天空。
“是,感谢桐生老师指点……”保奈美从地上站起来,朝以恭敬姿势朝和马行礼着。
她的身上大汗淋漓,相比起来和马就只有额头微汗的程度。
“怎么说呢,退步得相当厉害。”和马瞥着保奈美,给出毫不客气的评价,“一开始时感觉完全乱掉了,手脚配合都变得生疏,后面算是稍稍找回了点感觉,但也还远远没回到剑道比赛时候的水平。”
“是……”保奈美有些沮丧,但和马说的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比较意外的是,基础体力居然没有下降。能跟我对练到现在,看来平时的体能训练没有偷懒。”打个巴掌给颗糖是指导者的常识,不过和马倒也没说谎。
保奈美能跟他持续对练两三小时之久,足以证明她平时有坚持着体力锻练。
“这个嘛,毕竟选举拼的就是体力嘛,所以基础锻练方面我是拼命维持着的……唉,虽然知道自己剑道实力会有退步,但没想到差距会这么大。”保奈美苦笑着,边调整着呼吸边朝和马投以尊敬的目光。
“从头到尾和马你都在配合着我的步调吧?感觉认真打起来的话我连反击都做不到。嘛,虽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当然,师范要是比弟子还弱的话要怎么教课啊?”
和马在心里吐吐舌头,并没打算提起前阵子断时晴雨的附丧神觉醒时那股羡慕心情。
“然后,你找我有什么事?”
“看得出来吗?”保奈美有些惊讶。
“笨蛋,击剑可是剑士交心的方式,持剑者的任何心理活动都会在动作应对上体现出来。尤其对达到心技一体的剑士来说,对手的任何情绪波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你也有该体会吧?”和马摆出了师匠的架子。
“是,弟子受教了。”保奈美钦佩的点点头,然后像整理思路般的停顿了,“是这样的,和马你现在暂时在家休假吧?如果下周没什么安排的话,希望能把时间空给我。”
“唔……”和马想想后发现自己没啥事,“把时间空给你没问题,要做什么?”
“是这样的,南条家最近投资新建的一艘邮轮,名字叫作‘东京皇后号’,是一艘能容纳两千多人的大船。上月皇后号到达东京港后进行了试航,确认一切没问题然后就准备投入运营了。
“不过,爷爷打算在正式投入运营前先办一个招待旅行。”
保奈美说着望向和马。
“招待旅行会邀请跟南条家相关的各方嘉宾参加,进行一趟五天四夜的短途旅行,到时候会由我负责全程主持……呃,可以的话,我想和马你当我男伴出席。”
“先等等,你说你家建了一条邮轮!?”因保奈美的语气说得好像到超市买了一包通心粉回来似的,和马迟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当下瞪圆眼睛看着眼前的南条千金。
邮轮耶邮轮!而且还是能载二千多人的世纪邮轮!
这种超级豪华的物件,放在穿越前他也只能远远看着流口水的,这辈子想着要是能登船体验下就好了的程度,却没想到自己弟子家居然直接造了一艘出来?
“什么?南条家造了一艘邮轮?”就连在厨房做事的千代子也被惊动,兴致勃勃地跑过来。
“是的。既然当前日本景气这么好,南条家也打算尝试下朝多元领域发展。”保奈美点点头。
“这个嘛,倒也没错啦……”该死的资本家!和马以深呼吸让心情平静下来。
名醫貴女
南条家是日本战后的新兴财阀,其产业涉及生产制造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在日本经济腾飞的八零年代,建造一两艘邮轮的资本应该是怎么都有的。
多玩化的经营也是很有前瞻性的考量,和马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至于南条老爷子想办一趟招待旅行,大概也有给这项家族新兴产业累积人气、讨一个好彩头的意思吧?
不管怎么说,保奈美跟了她,南条家和桐生道场现在也算是半个家系了。对自家产业的繁荣兴盛,和马当然没道理不鼎力支持。
“没问题,下周我把时间空出来,不过由我去真的没问题吗?”和马确认着。
虽然保奈美和他的关系已得到南条家的公开承认,但两人目前却并没推进到世俗婚姻的打算,不过这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毕竟保奈美从政需要保持单身女性的形象,再说和马也是在民间官方都享有盛誉的剑豪名人。对这样的人物,日本社会是相当宽容的,有几个红颜知己那根本不叫个事儿。
“当然可以啊,倒不如说除了和马你以外没人能胜任了。”就连保奈美自己也不介意,心情很好般地微微笑着,然后把目光转到那边眼巴巴望过来的千代子身上,“千代子,到时候你也要一起来哦?”
“耶!我可以来吗?”道场女主人(暂)闻言喜不自禁。
“当然可以,事实上我是想把大家都招待上船……对了,你要不要顺便把阿茂也叫上来?”保奈美突然提议着。
“阿茂?”千代子闻言愣了下。
阿茂是桐生道场的大弟子,也是东大法律系的在读生。
阿茂在取得免许皆传后便搬出去住以方便求学,因而概念上被视为已自立门户了。
再加上东大学业繁重,因此除非当家的和马出言召唤,否则不太会参与道场的组织活动。
保奈美突然提到阿茂,让千代子有些惊讶。
“这次招待旅行上,很多跟南条家有交情的社会名流都会来参加。
“阿茂将来是要当律师的吧?要想在这行做起来可是需要相当多的人脉,到时候如果他在场的话,有机会我就可以帮忙他介绍认识这些政商名人。
“多少累积点人脉,我想对他前途应该是有帮助的。”
保奈美笑着说道,但也补充了句不用勉强。
“不勉强!一点也不勉强!我现在就去告诉他……不,我绝对会把他拉过来的!等着!”千代子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随即噔噔噔地跑向走廊玄关处,拿起电话拔了过去。
没过多久,玄关那侧便传出道场女主人(暂)那充满激昂魄力的说服声。
“唉唉,这还没嫁出去胳膊肘就往外拐了,到时候莫不成真会变成跟阿茂一起打我吧?”和马半真半假地叹息着。
“你还没放弃那个念头啊?”保奈美微微皱眉瞥过来。
“那当然,我可不会把千代子交给比我弱的家伙!”和马很有气魄地宣言着。
“岩石似利箭,劈开奔流水。流水汇入海,天意不可违。”保奈美以悠扬的语调哼了首和歌,似笑非笑地提醒着和马,“小心点哦,自古以来阻碍两情相悦的家伙,大半会被马公给踢落悬崖的。”
“唔,到时候看情况放放水也不是不行……”
但仪式是必须要有的!和马坚持着底线,不过对此倒也没太认真。
毕竟他跟保奈美结缘就是源自这位大小姐对家族包办式婚姻的反叛,既然千代子跟阿茂的恋情目前长势良好,那他也没必要刻意去制造困难。
“算了,看来会是一趟相当热闹的旅行呢……”
和马耸耸肩膀,暂时放下妹妹的恋情,目光落到自家妹子身上。
南条千金原本就是气质优雅的美人儿,运动过后脸蛋红扑扑,几缕浸透汗水的发丝沾在额前,微湿的衣衫勾勒出壮丽起伏的曲线,看上去相当撩人。刺激着某人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对了,你今天还有别的预定吗?”
这个问题其实有点多余,毕竟从早先铃木爷打招呼后就离开这点就可以看出很多事情。
“没有了哦,旅行筹划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今天我想好好休息下。”保奈美伸了个懒腰。
“那今晚就在道场好好休息吧,我陪你。”和马眨眨眼睛,伸手揽上自家妹子的腰肢。
“我先去洗个澡。”保奈美白了某人一眼,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