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大魏讀書人 愛下-第二百八十一章:有防盜,等十分鐘,然後再訂閱~謝謝!閲讀


大魏讀書人
小說推薦大魏讀書人大魏读书人
惊愕。
惊愕。
安静。
死一般的安静。
此时此刻,整个天下,所有势力都傻眼了。
方才的那一幕,被他们通过各类法器凝聚而显。
是一团—–
大家不要订阅。。
如果是自动订阅或者不小心订阅。
不要急。
等待六分钟,刷新一下就好。
刷新方法一:回到书架,往下拉!
刷新方法二:回到本书主页,往下拉。
刷新方法三:删除本书,重新加入书架。
但必须要等待六分钟以后操作。
—–
这还没打,就胜了?
大部分百姓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有人出声在第一时间告知发生了何事。
只是事情说出后,百姓们却有些懵然,毕竟他们根本无法理解,没有亲眼看见,完全没有代入感啊。—–
大家不要订阅。
如果是自动订阅或者不小心订阅。
不要急。
等待六分钟,刷新一下就好。
刷新方法一:回到书架,往下拉!
刷新方法二:回到本书主页,往下拉。
刷新方法三:删除本书,重新加入书架。
但必须要等待六分钟以后操作。
—–
想要让百姓真正相信,还需要等待时间。
然而,大魏朝堂当中。
才是真正的精彩。
六部尚书。—–
大家不要订阅。
如果是自动订阅或者不小心订阅。
不要急。
等待六分钟,刷新一下就好。
刷新方法一:回到书架,往下拉!
刷新方法二:回到本书主页,往下拉。
刷新方法三:删除本书,重新加入书架。
但必须要等待六分钟以后操作。
—–
诸位国公列侯。
全部傻眼。
甚至连女帝在内,也露出了无与伦比的惊愕。
许清宵这一招,简直是如同天上降魔主啊。
太猛了,太猛了。
七十万大军,无论换做任何人迎战,都要排兵布阵许久。
说实话,对于蛮族的突袭,大魏内部是很焦灼的。
尤其是兵部。
行兵打仗,先行粮草,再行计谋,粮食大魏不缺了,可战策还没有搞定啊。
如今兵部连夜书写战策,做好了最坏和最好的打算,推演战局。
七十万大军会如何出手,又会如何进攻,有可能会发生什么,没可能会发生什么,都要统统写进去,然后开始细细计算。
保证不管发生任何情况,大魏都必须要有应策之法。
这就是兵部的作用。
可蛮族不给时间,准确点来说,给的时间完全不够啊。
所以,这一战,压力最大的就是兵部。
而其余人虽然没有兵部压力大,但也知道此战意味着什么。
他们不奢求能大胜
沦为弃子。
而对蛮族而言,什么才是价值?
骁勇善战的百万将士,就是蛮族最大的价值。
为什么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会给这么多资源?说来说去,不就是看中蛮族的善战?
自然而然,如果蛮族发现大魏有所提防,就一定会猜到怀宁亲王被策反了。
即便是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逼迫蛮族出战,蛮族也一定会选择出工不出力的方式。
派三五万大军。
那个时候,你诱骗敌人入内,蛮族不会蠢到直接相信。
即便你让二十座城,只怕蛮族更加会怀疑。
说直接一点,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许清宵的打算。
是一劳永逸。
“平乱王,威武。”
大魏朝堂,张靖的声音响起。
他攥紧拳头,满脸涨红,忍不住喊了一声平乱王威武。
当此话一说,朝堂众臣也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许王爷,当真是天神之子啊,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杀器,我本以为这场战争,至少需要持续半年。”
“未曾想到,许王爷一招制敌,恐怖,恐怖啊。”
“天佑大魏,天佑大魏,天佑大魏啊。”
“此战过后,世间再无蛮族。”
“哈哈哈哈,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陛下,这杀器叫什么名字啊?为何威力如此恐怖?”
朝堂众臣,忍不住惊呼,赞叹许清宵的不凡。
同时也充满好奇,不知道此物是什么。
龙椅上。
女帝也不由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许清宵有绝对自信,但未曾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如此恐怖。
一招歼灭七十万蛮族大军。
这超乎她的想象。
让她一阵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如今听到朝臣之言,季灵也不由深吸一口气道。
“此乃我大魏神武大炮,为许爱卿打造而成,为我大魏护国神器。”
“传朕旨意,大魏平乱王,加封护国公,掌三营兵权。”
女帝开口,大魏打了胜仗,她不可能不给予赏赐的。
许清宵已经是平乱王,是王爵,从地位上,是比国公强,但从爵位上来说,不如国公,除非许清宵是皇室,不然的话,异姓王肯定是比不过朝中国公。
当然这种东西,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即便不给许清宵王称,也不给许清宵国公之称,整个大魏也没有人敢说地位比许清宵高。
加封的意义,是代表着女帝对许清宵的重视。
护国公,平乱王。
既是王,又是国公,古
“老夫明白了。”
“老夫总算明白了。”
顾言忽然开口,让众人有些好奇,不知道他明白了什么。
很快,顾言的声音响起。
“之前许王爷制定的五个计划,不是欠缺接近两百万万两白银吗?”
“许王爷自信满满,可老夫想了很久,倒不是不信任许王爷,而是两百万万两白银,这是一笔怎样的数字,相信诸位应该清楚。”
“短短数个月的时间,许王爷怎可能凑齐两百万万两白银,眼下老夫彻底明白了。”
顾言开口,他总算是明白许清宵为什么敢这么说了。
原来是早就锁定好了蛮族啊。
此言一出,朝堂内顿时鸦雀无声。
众人安静下来了。
因为细细一想,还真是如此。
这就有些恐怖了。
换句话来说,蛮族早就成了许清宵的囊中之物。
众臣无言,对许清宵的震撼,又提升了一个程度。
而相比较大魏的震撼。
初元王朝的震撼,才是最懵的。
“不,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大魏不可能拥有一品天雷大炮。”
“一品大炮,只存在理论上,我等秘密炼制接近十年,也仅仅只是能炼制出三品天雷大炮,而且这三品天雷大炮,也不是说炼出来,就能炼出来的。”
初元王朝的工部尚书开口,他宛若癫狂一般,指着镜中的画面,显得格外的震撼。
眼神当中,是惊恐也是不可置信。
在他看来,没有人比他们更懂天雷大炮。
说实话,如果面对的敌人不是大魏,在他看来,何须三品天雷大炮?四品天雷大炮,就可以解决一座古城了。
大炮这种东西,虽然是四品,但爆发出来的威力,绝对要比一个四品武者强。
原因很简单,四品的威力,是个体的,而大炮的威力,则是范围性的。
可没想到的是,大魏居然有一品天雷大炮。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这不是一品天雷大炮,绝对不是。”
突兀之间,有人出声,指着此物如此说道。
这是工部侍郎,他神色坚定,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满朝惧惊,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落在他身上,哪怕是初元大帝,也不由看向对方。
这不是一品天雷大炮,这是何物?
说实话,当神武大炮轰开的那一刻后,初元大帝也震惊了。
这杀伤力太恐怖了。
他在第一时间就想过,如果是自己的大军,面对这口大炮,会是怎样的下场?
他想过这个问题,但这个问题他不敢继续往下想了。
蛮族七十万大军,即便是初元王朝遇到,都要耗费大量兵力,被拖垮不至于。
但也别想太好过。
自然而然,初元大军若是面对这口神武大炮,其下场只怕也是死路一条。
如今听到对方说这不是一品天雷大炮,他自然好奇。
“陛下。”
“诸位大人,倒不是微臣嘴硬,而是一品天雷大炮的威力,绝对不可能如此之强。”
“从法器中可以观看到,这天雷大炮,一炮推平了接近三百里。”
“这是何等概念?我等炼制的天雷大炮,三品威力,可夷平数里,二品威力,最多三十里,即便是一品,百里也到了极限。”
“横推三百里,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违常理,臣怀疑,这大炮是假,实际上是有一品出手。”
“而且即便当真有一品天雷大炮,也最多只能释放一次,超过一次,必然是一品出手。”
他出声,推断这不是一品天雷大炮,而是有一品武者在暗中出手。
此话一说,瞬间引来众人惊奇。
因为仔细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性啊。
“说的对,肯定是有一品出手。”
“大魏不可能比我们率先研究出一品天雷大炮。”
“即便是知道天雷大炮,可当中的材料,大魏怎么解决?”
“哪怕大魏拿出二品天雷大炮,臣也不信,三品与二品之间,相差十万八千里,其中难度更是恐怖绝伦。”
“陛下,这定然是大魏的障眼法。
群臣开始叫嚣了。
不是他们瞧不起人,而是大魏拿出来的东西,太超前了。
这就好像,原始社会,还以部落为群体,争地盘是为了划分狩猎区的时代,你突然搞出大炮一样。
谁信啊。
的确,朝臣们的议论,让初元大帝也不禁疑惑起来了。
最终,初元大帝深吸一口气,他没有盲目相信这些臣子,不是他疑心病,而是他玩不起啊。
他肯定是希望大魏背地里用了一品武者,这只是障眼法罢了。
可倘若不是呢?
有一说一,这样的神器,谁顶得住?
初元王朝派五百万大军过去,按照这口神器的威力,差不多可以全歼一次了。
谁顶得住?
谁赌的起?
“传朕令,拟密函往突邪,商谈未来之事。”
“彻查一品天雷大炮真假。”
“派兵前往蛮族,处理蛮族抢占资源之事,如若蛮族老实答应,可以给予援兵。”
“还有,送信大魏,调停战争,可以和谈。”
初元大帝开口。
恢复心情后,他第一时间下达圣旨。
一来,与突邪商谈一下接下来该做的事情。
二来,查一查这个天雷大炮是真是假,他更希望是假的,不止是他所有人都希望这是假的。
三来,去蛮族拿回资源,顺便可以援助一番,毕竟一品的天雷大炮,只能释放一次,第二次需要等待许久的时间。
之前给蛮族那么多资源,是看在蛮族有一战之力,现在蛮族输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资源不资源的事情?
滚一边去,赶紧把东西全部要回来。
甚至蛮族本土的资源,也要拿回一部分,当做这些年的补偿。
最后,便是找大魏谈和。
蛮族不能被灭,否则的话,三大王朝之间就要发生一些其他问题了。
这一点,无论是突邪王朝还是初元王朝,都不想见到。
甚至大魏也不愿意见到这一幕。
随着初元大帝下达旨意后。
突邪王朝。
同样的方式,同样的理论,不过突邪王朝并没有觉得,大魏炼制不出一品天雷大炮。
毕竟他们并不知道一品天雷大炮有多难,可他们不相信天雷大炮的威力,会有如此恐怖。
他们认为,一品天雷大炮不假,可背后一定有一品武者出手。
不然,横推三百里,这太离谱了,根本就不可能。
哪怕是一品武者,竭尽全力,也很难做到横推三百里的奇观啊。
不过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的想法一致,与初元王朝第一时间交流,彻查天雷大炮是真是假,抢回资源,外加上调停战争。
两大王朝,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震撼归震撼,可他们也清楚当下要做的事情。
不过无论反应速度如何快,心中的震撼,是无法遮掩的。
不过对于两大王朝来说,他们是震撼,也是有压迫感和危机感。
但对于有一部分人来说,神武大炮的出现,对他们而言,造成了巨大的压迫感。
一处山脉中。
响起了一道声音。
“提前着手计划,不能再拖了。”
大魏。
七星道宗。
清净道人注视着这一切,当神武大炮横推三百里后,他震撼无比。
随后开口。
“七星道宗,撤离大魏。”
这是清净道人所言。
他没有任何废话,直接下达这条命令。
之前许清宵说过,天地文宫和七星道宗离开大魏,只是命令虽然下达,但他们以需要准备为由,一直拖延时间。
离开大魏,他们自然不愿意。
在大魏内,可以分享国运,怎可能舍得离开大魏?
而且他们也知道蛮族即将要入侵的事情,所以故意拖延。
现在蛮族被大魏直接灭了,他们还有什么资格留在大魏?
当真不怕死吗?
天地文宫。
王朝阳望着这一切,眼神当中充满着苦涩与不甘。
他都已经做好了各种准备,一但许清宵被蛮族大战拖延手脚,他必然会在大魏境内掀起风云。
可没想到的是,许清宵竟然一夜之间,就解决掉了不可一世的蛮族。
这超乎所有人的预想。
当下,王朝阳烧起一根香,紧接着静心等待。
随着身影出现后。
王朝阳立刻变得恭敬起来了。
“尊上。”
“许清宵一招破敌,我该怎么做?是否离开大魏?”
王朝阳开口,他明显有些畏惧了。
毕竟计划彻底被打乱,他实在是没办法保持镇定了。
然而,虚影的声音,却让王朝阳不由一愣。
“无需离开,一场天大的机缘即将来了,在这里准备好,窃取关键造化机缘。”
“许清宵不过是为你做嫁衣罢了。”
声音响起,让王朝阳愣住了。
一场天大的机缘?
许清宵为自己做嫁衣?
他有些不信,可听这话的口气,不信也莫名相信了。
“好,敬遵法旨。”
“不过敢问尊上,是什么造化?”
王朝阳有些畏惧的心,顿时平静下来了。
眼神当中充满着期待。
后者看了一眼王朝阳,随后缓缓出声道。
“中洲气运。”
他如此说道,让王朝阳更加兴奋了。
很快,虚影消失,天地文宫密室内。
王朝阳显得无比激动,他期待着未来。
可有人欢喜有人忧。
许清宵这一炮,打的天下沸腾。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他们是震撼的。
可对于蛮族来说。
不仅仅是震撼,更主要的是麻木与绝望。
蛮族王室。
皇宫当中。
蛮王坐在龙椅上,脸色发白。
是惨白的那种。
整个蛮族,所有文武臣子,都傻了。
那些皇子们,更是发愣地站在大殿内。
七十万蛮族大军啊。
七十万蛮族大军啊。
就这样毁于一旦?
这一刻,蛮王彻彻底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所有的宏图霸业,所有的想法,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了。
还什么入侵大魏不入侵大魏。
这就是痴人说梦。
眼下不被灭国都是万幸啊。
“这不可能。”
“为何大魏有一品天雷大炮?”
有臣子回过神来,发出咆哮声。
他不敢相信这一切,大声问道。
这道声音,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也不想承认大魏的可怕,然而事实证明一切。
“陛下,败局已定,无论是什么原因,先保留火种再说,臣惶恐大魏会灭我蛮国。”
此时此刻,蛮国国师开口,他从这一幕中醒来,第一时间不是在这里怒骂,而是为蛮国寻求生路。
“国师请说。”
蛮王开口,询问国师。
后者顿了顿,紧接着开口道。
“陛下。”
“如今我蛮国七十万大军已灭,倘若大魏将士入侵我蛮国,将会是一场生灵涂炭。”
“蛮国也将不复存在,仅剩下的三十万大军,根本无法抵抗大魏,即便是现在去集结其余大军,零散加起来,也不过再添三十万人罢了。”
“不过防守之事我等还是要做,立刻集结三十万大军,镇守国门之外,臣认为,这一品天雷大炮,只能释放一次,不然的话,太过于逆天了。”
“该防守,我等还是要防守,三十万大军,外加上守城之战,还是能坚持一段时间,同时再集结各路兵马,可以有效防止大魏铁骑,踏平我蛮国。”
“而陛下眼下要做之事,是求和,蛮王您亲自求和,将所有责任全部推到其他人身上,请求大魏受降。”
“赔偿多少都不是问题,只要能活下来即可。”
“而后,立刻联系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让他们出面调停此战。”
“再让我蛮族重要之人,立刻赶往突邪以及初元王朝,万一大魏不择手段,那我蛮国就彻底要被灭了。”
国师开口,道出现在蛮国的困境,以及蛮国需要做的事情。
当然他也认为,许清宵的神武大炮,只能开一炮。
此话一说,蛮王有些沉默。
让蛮国投降,他实在是不甘心啊。
其余臣子们也有些不服。
可国师的声音再次响起。
“陛下。”
“事已至此,莫要去纠结以往的事情了。”
“快做决定吧陛下,不然,没有决定可以做了。”
国师开口,催促着蛮王。
他知道蛮王有些不甘心,毕竟换做是谁都不会甘心。
[家教]獄綱(5927)/關白
七十万大军,说没了就没了,就算是当猪杀,也要杀半个月吧?
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可接受不了归接受不了,事实就是这样,要是不赶紧做决定的话,蛮国就彻底没了。
“行,传朕旨意,图鲁大将军与五皇子勾结,盗窃玉玺兵符,私自入侵大魏,天神共愤,今日赐死两人,所以牵连之人,全部灭九族,只望求和大魏。”
蛮王不甘心地开口。
说完这话,他不由吐了口血,一是气的,二也是难受啊。
七十万大军,是蛮族崛起的希望,现在这个希望彻底没了,如何不让他难受?
鲜血吐出。
朝臣们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有些人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惨白无比。
他们知道,自己要成为替罪羊了。
很快,国师拟写圣旨,紧接着迫不及待发往大魏,一分一秒都舍不得浪费啊。
但很快,不幸的消息传来。
初元王朝与突邪王朝第一时间送来相应书信,指责蛮族抢夺两大王朝的资源,要求蛮族立刻偿还,否则决不轻饶。
动力 之 王
两大王朝的书信,第一时间传达而来。
消息传来,蛮族上下大怒,尤其是蛮王,更是气到发狂。
关键时刻,蛮族付出如此大的代价,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不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落井下石。
可怒归怒,蛮族现在不敢得罪这两大王朝了,要是得罪了,那就更麻烦了。
不过蛮族没有第一时间送回去,而是等待大魏的受降。
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给予的资源,可以当做筹码,要是直接送了,那蛮族也就没了。
而此时此刻。
天狼山脉。
三百里的焦土,让人心神震撼。
只有真正在这里看到了,才会明白这东西有多恐怖。
大魏将士们也总算是回过神了,他们眼睛已经发红,流淌着眼泪,但问题不大,可以勉强睁开来。
望着面前的焦土,他们震撼到说不出一个字来。
反观战场。
一共只有几人了。
除掉几个不认识的二品,剩下的便是蛮族五皇子和图鲁大将军。
两人身上都有异宝,可以保护他们,在如此恐怖的冲击力下,他们没有死,但没有死也已经残了。
两人体内的五脏六腑,基本上都碎裂了,就算放他们回去,三日内,也必死无疑。
噗。
图鲁大将军吐出一口鲜血,他灰头土脸,头发都没了,浑身黑漆漆的。
看着远处的许清宵。
他整个人都傻了。
又看了看周围,七十万大军,彻底死透。
绝望。
绝望。
难以言说的绝望。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最终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啊。
吸血姬布蘭雪
七十万大军,死在了自己手中。
本以为是一场大战,自己会赢得绝对性的胜利。
可没想到的是,自己成为了笑话。
这一战,许清宵封神,而自己将成为千古笑柄。
“蛮国亡了啊。”
图鲁大将军大吼一声,他望着许清宵,当场自绝,震碎了自己的心脉。
而五皇子望着这一切,眼神当中也充满着绝望。
谁能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但相比较图鲁大将军的气魄,他做不到。
“许清宵,我是蛮国五皇子,你不杀我,可以让我父皇给你资源。”
“蛮国会答应的,我父皇也会答应的。”
五皇子开口,说话之间,更是连吐了几口鲜血,他身体已经扛不住了,活着比死还要难受。
可他还是想要活着。
只可惜。
砰。
许清宵抬手,极武镇魔劲演化的长矛,将他直接镇杀。
而与此同时,另外两尊二品武者,他们身负重伤,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跑。
“想跑?”
“做梦。”
许清宵没有犹豫,直接追赶上去,极武大手印镇压,一巴掌将两人直接拍在地上,深深地陷入泥土之中。
“王爷,不要杀我等,我等可以将知道的全部说出来。”
两人第一时间求饶。
希望许清宵放过他们。
他们是二品,武道至尊,更想要活下来。
砰砰。
只是,许清宵没有任何啰嗦,长矛洞穿他们的心脏,当场毙命。
这种级别,在常人看来的确很强,可许清宵知道,自己的敌人是谁。
莫说武道二品,即便是武道一品,估计也不知道背后的秘密是什么。
他们不过是想要欺骗自己罢了。
有些可笑。
将两人诛杀后。
许清宵背对着百万大军,神色冰冷道。
“传本王之令,全军出击,踏平蛮族。”
“此战之后,天下再无蛮族。”
许清宵开口,他没有任何废话。
蛮族主力军被自己全歼,自然而然,直接冲刺,踏平蛮族。
只是这番话说出,所有将士们不由一愣。
他们听得出,许清宵是何意。
踏平蛮族,此后天下再无蛮族?
这个意思,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许清宵已经不满足赢得这场大战了。
他要彻底灭掉满足。
一劳永逸。
这番话说出,所有将士们彻底热血沸腾了,他们激动无比,手握长枪,之前的不适,也在这一刻荡然无存。
“我等听令。”
众将士几乎在第一时间给予回应,而后百万大军出征,由各位王侯率领。
直接奔赴蛮族老巢。
轰轰轰。
轰轰轰。
百万大军齐齐出发,视觉效果上,极其恐怖。
他们奔赴蛮族大营。
一时之间,地动山摇。
废后逆袭记 小说
七十万大军,一个照面便全部死光,这给大魏将士们极大的自信。
人们冲了过去。
大魏边境距离蛮族,只有不足一百里地。
越过本就是自己的领土,一百里地,要不了两刻钟。
千军万马奔腾而行。
许清宵也在第一时间奔赴战场。
而与此同时。
大魏国都。
一道道声音接连响起。
“报!”
“陛下,蛮族求和。”
“报!”
“突邪王朝送来密函。”
“报!”
“初元王朝送来密函。”
“报!”
“东洲帝族送来密函。”
一道道声音在大殿内响起。
朝堂当中,女帝接过这些密函。
她一封封的拆开,而后快速阅读。
过了一会,女帝的不由将密函交给众臣。
“蛮族求和,突邪与初元也来凑热闹,东洲帝族也跟着来凑热闹了。”
“诸位爱卿,蛮族求和,答应还是不答应?”
女帝开口,她看向众人,如此问道。
此话一说,众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不由议论起来了。
“陛下,臣认为,可以接受投降,继续打下去,初元与突邪两大王朝,或许会插手,此战大魏已经赢了,而且得到了该有的东西。”
“百姓国运都将得到巨大的提升,眼下可以和谈,索要各种资源。”
第一个愿意接受和谈的人是陈正儒。
他站在大魏丞相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和谈是最好的结果。
毕竟没必要继续打下去。
这意义不大,倒不如接受蛮族的和谈,索要无数资源。
国土,铁矿,粮食,银两,这些东西都可以索要过来。
对于现在的蛮族来说,抽干他们的血,他们也只能咬牙忍受。
这算是二次打击,从此之后,蛮族想要崛起,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但很快,安国公的声音响起了,否决了和谈。
“陛下,老臣认为,应当拒绝和谈,蛮族入侵我大魏,屠杀我大魏子民,这是血仇,而且这些年来,蛮族屡次侵犯我大魏边境。”
“再加上靖城耻之难,两国之间,有不可调节的矛盾,这一次,完全可以乘胜追击,彻彻底底击垮蛮族。”
“不然的话,以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说句不好听的话,有突邪与初元两大王朝在,十年后,三十年后,蛮族只怕又能崛起。”
“到时候可真说不好。”
“再者,灭了蛮族,所有的资源,不都是我们大魏的吗?”
安国公是武将,他自然不接受和谈,眼下自己有天大的优势,还和谈个毛啊。
和谈是大家都不想继续损失下去,这才和谈。
有这么大的优势,鬼跟你和谈。
然而此话一说,陈正儒不由继续开口。
“国公此言差矣,正是因为有两大王朝在,所以才接受和谈。”
“行兵打仗,老夫不如您,但这国家大事,国公不如老夫。”
“关键时刻,点到为止,拿到资源,成为最大的赢家。”
“不然两大王朝若是加入进来,就麻烦了。”
陈正儒出声道。
他也知道大魏优势很大,可这不是优势不优势的问题。
而是继续这样下去,事情会更麻烦,牵扯其他两大王朝入内,就有些不太好了。
两人在争论。
可就在此时。
张靖的声音响起了。
“诸位,不如听一听许王爷的意思?”
张靖开口。
当下,朝堂安静下来了。
的确,他们忘记了许清宵。
眼下接受还是不接受和谈,许清宵最有发言权了。
此话一说,饶是女帝也不由点了点头。
可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一张天旨凝聚在女帝手中。
这是许清宵送来的天旨。
还真是说来就来。
接过天旨。
女帝缓缓展开。
满朝文武都等待着,好奇许清宵是什么意思。
很快,女帝露出一抹无奈,望着群臣道。
“无需争了。”
“不接受和谈。”
女帝出声,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皆不由好奇了。
“陛下,这是何意啊?”
“许王爷主张不接受和谈吗?”
“果然,没看错守仁,就是这样。”
朝堂上,六部尚书除了兵部之外,其余五位尚书皆然是支持和谈的。
但所有武将是不支持和谈的。
自然对许清宵的态度,有所关注。
毕竟许清宵可以决定是否和谈。
“方才诸位爱卿争吵之事,许爱卿已经打到蛮族国都了。”
“许爱卿想踏平蛮族。”
“彻底铲除,大魏之祸。”
女帝开口,她缓缓说道。
刹那间,朝堂内瞬间变得无比安静了。
好家伙。
大家都还在纠结要不要接受和谈,许清宵都打到人家国门口了?
这还玩个屁啊。
而与此同时。
蛮族国都外,大魏将士已经杀来。
不过他们没有站在一起,而是分散两行,中间留了一个巨大的位置。
是给神武大炮留位置。
攻城战很难打,即便是百万大军冲杀,即便是攻城赢了,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有神武大炮,谁还傻乎乎的攻城?
“许王爷。”
“蛮王已投降大魏,还望许王爷莫要置气,此事有误会啊。”
“您要冷静啊。”
“蛮国国门坚固厚重,我们知道,您的天雷大炮,只能释放一次,无需如此,可以慢慢和谈。”
“王爷,千万要冷静啊。”
蛮族的丞相出现,他站在国门城上大声喊着。
他们祈求许清宵冷静下来。
同时也有些害怕,毕竟国师推断一品天雷大炮只能释放一次。
可鬼知道是真是假。
要是假的,那他可就完了。
而且更难受的是。
明明是入侵战,结果打成了保卫战,这太憋屈人了。
“开国门,可不斩蛮族百姓。”
下一刻。
临阳侯的声音响起,他传递许清宵的意思。
让对方开启国门。
可不杀百姓。
此话一说,蛮族丞相长长松了口气。
听着话的意思,国师猜的一点没错。
毕竟如若天雷大炮能轰两次,那里还需要罗里吧嗦?
不仅仅是蛮国丞相。
蛮国皇宫内,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国内还有三十万铁骑,外加上蛮族这些年也一直在加强城门,想要攻破蛮族国门,还是有些难的。
可以争取至少一个月的时间,而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初元王朝和突邪王朝,也必然不会见死不救。
蛮国。
活下来了。
“传朕旨意,让许清宵回去,本王会派大臣前往大魏,与大魏帝王面见和谈。”
“同时告知许清宵,蛮族知错。”
“如若许清宵不答应,随时做好备战准备。”
蛮王传达命令。
既然可以争取时间,他彻底松了口气,不过也没有太恶劣,而是思考如何与大魏和谈。
他相信,大魏愿意接受和谈。
不然的话,蛮族三十万大军,守城还是没问题,陆陆续续再集结最后三十万大军,外加上两大王朝会给予援手。
蛮族还真不怕大魏。
不过这只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是,当蛮王的话说出后。
很快得到了回应。
“一刻钟内,不开国门,踏平蛮族。”
这是许清宵的原话。
此话一说,蛮王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已经憋了一肚子气,如今主动求和,许清宵竟然蹬鼻子上脸,这让他极其难受。
可难受归难受,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激怒许清宵。
只能给予新的回应。
让许清宵不要生气,同时告知许清宵,蛮国还有六十万大军在,如若顽强坚守,对大魏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不算是威胁,只能说是警告。
已经低声下气求和了,莫要得寸进尺。
意思传递过去后。
大魏将士的确安静了。
让蛮族有了片刻的宁静。
可就在蛮王准备应对和谈之事时。
突兀之间。
一道恐怖的雷霆声响起。
轰隆。
这道声音,震耳欲聋,让天地变色。
蛮族国门之外两百里。
一束炽烈无比的光芒,毁天灭地。
长长的国门,在这一刻,也瞬间化为乌有。
第二炮。
轰开了蛮族国门。
再一次,让天下沸腾。
皇宫内的蛮王,感应到了这窒息般的气息。
朝中所有臣子,包括国师在内,脸色彻底惨白了。
天雷大炮,当真可以释放第二炮?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三大王朝,天下势力,彻彻底底傻了。
他们知道许清宵凶狠。
可真没想到,许清宵竟然连求和的机会都不给蛮族。
这是铁了心要灭掉蛮族啊。
“传信大魏女帝,请求大魏止战。”
“集结大军,施压大魏。”
“派人赶往战场,与许清宵商谈止战。”
初元帝王出声,他脸色难看。
蛮族不能死,这是牵制大魏最为重要的一颗棋子。
同样的,突邪帝王也在第一时间,下达了差不多的命令。
可战场上。
许清宵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传本王军令。”
“灭蛮族。”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