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大明小學生 隨輕風去-第五百一十七章 榮歸故里讀書


大明小學生
小說推薦大明小學生大明小学生
某古人云:富贵不还乡,如衣锦夜行。
但对秦德威来说,这句话不尽然,难道他还需要在南京浅薄的显摆什么吗?
所以有机会回去的话,单纯就是为了探亲访友而已,完全没有其他意思。
毕竟那是穿越后最开始生活的地方,秦德威还是很有感情的。从嘉靖十三年十月离开南京,到现在也已经一年半了。
而且这个时候,秦德威也比较放心离开京师。
一是朝廷应该没什么大事,今年除了年底皇帝生儿子就没大热闹了,不但用担心错过什么好戏。
二是当前朝堂上局势暂时稳定,自己离开几个月也没什么。
回到家里,秦德威将回南京的想法对徐妙璇说了,又问徐妙璇要不要一起回去。
徐妙璇答道:“夫君毕竟是用公差名义,不便携带家眷。我在家侍奉公婆,就不与夫君去南京了。”
南京那边还有别的女人,徐妙璇出于种种原因,不想跟着夫君过去。作为正房的自尊,要见也该是别人来京师拜见她……
果然如同夏言所料的,他推荐了秦德威作为朝廷使节去南京后,就没别人出来争了,也没人反对。
南京庙灾,惊扰了祖宗,这事也不好耽误,所以诏旨就立刻下发,让秦德威上路,作为使节去南京追责并祭祀。
负责出使事务的行人司迅速调拨了随从人员,兵部也发给了勘合,然后秦德威便风风火火的出发了。
南北两京之间这条水道,秦德威走过三遍了,这次第一次是坐官船,沿途都有水驿负责食宿。
按道理说有人管吃管住应该省事,但实际上却比前几次都不省心,实在是沿途官府太热情了。
每到一处停留时,必定有当地的官员出面款待,态度还都非常诚恳,叫秦德威难以推辞,被盛名所累。
U dechi 合集
想象一下,作为朝廷使节去南京公干,不说昼夜兼程,但也要不停赶路。
所以不管前晚多么累,第二天都必须出发,中间不能耽误,不然就是怠慢王事了。
无论每晚留宿何地,都有公宴款待,让秦德威难以好好休息,但次日又得早早起床走人,简直苦不堪言。
瘫在船舱里的秦德威,开始怀念当年“自由行”的时候。
穿过山东,到淮安时,见到了吴承恩沈坤,到扬州时,见到了李春芳。
这些旧人拜见秦德威时,都有种恍恍惚惚见鬼的感觉。
五年前他们去南京参加乡试时,秦德威还是个十三岁小屁孩,他们还有点长辈的感觉。
到了现在,除了见鬼之外无法形容心情了。
五月二十二日,朝廷特命使节秦德威座船抵达南京龙江关。
那一日,虽然天气开始热了,但从江岸码头一直到仪凤门,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南京守备太监李環、南京守备大臣永康侯徐源、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秦金三个倒霉蛋,一起站在江边最前排,迎接朝廷天使。
秦德威站在船头看了看这“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的阵仗,微微叹口气,人生有得就有失,只怕暂时找不回无拘无束的自由感了。
下了船,与三大员互相见礼,寒暄几句后,秦德威便道:“本官原本想着,龙江关比江东门距离城里较远,所以在此下船方便。
不曾想,还是惊扰如此多父老,让本官十分不能过意。”
南京兵部尚书秦金便答话说:“状元公显耀当世、名垂青史,满城皆以阁下为荣。如今回归故里,百姓踊跃出迎也是人之常情。”
三大员后面,还有一干官吏,以及亲友。
先公后私,与官吏见过后,秦德威就看到了叔父秦祥。
此时秦祥早不当衙役了,一身锦绣员外服,站在人群里宛如个富家翁。
秦德威对叔父深深弯腰行了个礼,让已经适应了一年的秦祥依然感慨万分。
这么个浪荡的大侄子,咋就考上状元了?
此后三大员请秦德威上车入城,这次名义上因为公事来的,所以秦德威不能先回家,要先去遭灾的太庙象征性看看。
归心似箭的秦德威也没法,这就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他只能招呼了叔父一同上车,在去太庙的路上聊聊家里的事情。
从仪凤门入北城后,沿途地广人稀,多是军营,情况还好。但越往南走,人烟越稠密,街道两边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
秦德威坐在车上,时不时的招招手回应一下父老乡亲的欢呼声,还要与叔父聊天。
一路上主要是秦祥在说,秦德威以听为主。
秦祥先说起了自己:“我去年就脱籍了,把衙役差事让给了你婶娘的侄儿。
想起我活到如今还没种过地,便在聚宝门外弄了二十亩田,没事就去耕耘浇灌,倒也别有乐趣。”
秦德威笑道:“叔父乐在其中就好。”
秦祥又说起另一件大事:“如今咱们秦家主宅换地方了,原来的那些地方无论是青溪宅、三山街宅、还是县衙官舍,都不够用。
所以在武定桥西的河边上,买了一处大宅子修缮,我和你婶娘,以及顾娘子如今都住在那边了。”
秦德威便评论道:“原来的宅子都太小了,换个大的住在一起挺好,互相有个照应。”
其实在秦德威心目中,只有青溪宅小院子才是自己的真正“故居”。
想起这些,他忍不住问道:“如今青溪宅就没人用了?”
秦祥便笑道:“你那个老相好王美人搬到了那里,别人还怎么用?”
都是情债啊,秦德威也不好与长辈聊这些,就又问起儿子的事情。
我的1/4男友
都市超級異能 小說
秦祥十分满意的说:“小魁儿你不用担心,身体极壮实,如今若被扶着时,已经能站起了。”
大名秦国祚的秦氏第三代大郎,因为恰好生于父亲刚中状元的时候,小名就称为魁儿。据说此子乃是应运而生的大富大贵之人,南京城第一著名幼儿。
略略说完家里事情,眼看南京皇城西安门就要到了,秦德威要去太庙,但叔父却不能跟着了。
于是秦德威与叔父都下了车,又对叔父说:“你先回家,等我暂时了却公务再回去。”
秦祥点头称是,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