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名窯


笔下生花的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txt-第1136章 婚禮前的準備閲讀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这些都是你套的?”
黄胜德目瞪口呆看着树枝上挂着烧的黑糊糊的几头野鹿,开玩笑吧。
“嗯。”
韩小浩颇为得意。“俺都给烤了,等会给栋叔送去。”
“走吧。”
韩小浩让黄胜德给他提着一只鹿腿,他打算用来做烤串。
“你还开了一烧烤摊?”路上韩小浩说起他开的烧烤摊。还说灯下请黄胜德尝尝小黑牌烤串。
黄胜德啥样叫烧烤摊,可知道摊子,卖东西。“你几岁?”
“十岁。”
“十岁?”
这个头咋有点不像,黄胜德心里嘀咕回到录像室门口,韩小浩已经把烧烤摊从李栋家门给搬到录像室门口了,这里人最多。不过嘛,今天要换一个地方,搬去打谷场,那边晚上放电影。
黄胜德好奇这小子怎么捣鼓烧烤摊帮着韩小浩把烧烤摊给弄到打谷场。
“现在做什么?”
“先腌肉。”
“你会?”
“嗯,栋叔教我的。”
韩小浩说话用刀子把鹿腿肉,割成一一条一条的放到盆子里,再把调料给倒进去用手转运盖起来。“要腌一会,你要尝尝吗,俺这里有腌好的猪肉串串。”
“好啊。”
黄胜德看着韩小浩拿出一把猪肉串。“这是竹签子?”
“嗯。”
说话开始把火给点起来,等了一会火烧起来,韩小浩就开始烤肉了,边翻烤边介绍着,是不是还抹一些东西。“这些是什么?”
“调料。”
“嗯好了,你尝尝。”
黄胜德接过犹豫一下尝了一口。“嗯,味道真好。”边吃边跟着韩小浩学着动手,尤其是听说韩小浩靠着这个烤串串一天能挣一块多钱,好的时候二三块钱。
黄胜德是真的震惊了,要知道,他一月零花钱不过二十多块钱,这算不错了,可跟着眼前农庄小娃子比,自己那点零花钱都不好意思说,听听人家一月都能挣五六十块钱。
这还是放学,没事的时候烤烤,黄胜德不知道,韩小浩基本做的无本的买卖,除却调料找李栋买一些,肉基本都靠下套的,野鸡,野兔,野猪,野鹿。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没有他韩小浩弄不到的,这小子烧烤摊一开,四周动物们算是遭了殃了。
“怎么样?”
李栋来喊着黄胜德吃晚饭的时候,这小子这都上手帮着韩小浩递串了。黄胜德真没想,一个小屁孩真能赚钱,而且赚不少刚刚一会功夫就赚了五六毛钱了。
这还是刚刚下班一会功夫,要等着晚上看电影不是更多人嘛,当然他不知道看电影的可不一定买烤串,毕竟不是豆腐厂的手里有钱。
“挺好。”
“栋叔。”
韩小浩擦擦手,提流出几条黑乎乎的条状物,李栋嘀咕一声。“啥东西?”
“鹿鞭。”
“栋叔,俺专门给你套的。”
噗嗤,黄胜德一下没忍住,看着李栋,李栋无语了。“我不需要。”
“可是昨天……。”
得,这小子,李栋无语了。“行,给我吧。”再说不定一会全韩庄都知道,不,应该全公社都要知道了,这会毕家庄,高家寨,甚至更远一些村寨的小年轻们都赶着过来了。
放电影了,对于没通电的山区小青年来说,这是难得娱乐,十多里地算什么,大家一听到放电影,一身劲,成群结队上赶着去看电影,别说现在还是夏天。
晚上不冷,即使下雪天,好些人都摸着雪跑来看电影,这不是没有过的事情。这年月娱乐方式单一,电影是为数不多的娱乐,对于农村人来说。
十多里其实不算远,早早吃过饭就出发了,这会离着近的已经到了。
“叔,练习册……?”
“少给你两本。”
“还给啊。”
李栋笑笑,小样,这小子,感情是为了少做点练习册才套鹿给自己送鹿鞭的。“胜德回去吃饭了,等会再过来。”
“哦。”
“小浩,我先回去吃饭,等下过来帮你。”
“嗯,那你快点哦。”
李栋看着韩小浩,这小子行啊,这都使唤上人了。这叫李栋挺好奇,黄胜德这小子啥人,自己送了不少东西,这都使唤不上,这才多大一会,韩小浩就给使唤上了。
回去路上才知道,韩小浩给黄胜德开工资了,买一块给黄胜德二毛,这家伙手倒是挺大方,难怪了。
“行,还赚钱了。”
“那当然。”
回到家里,黄胜德对于素素和小娟倒是十分客气,至于跟着李栋嘛,小舅子跟着姐夫客气啥。“怎么,不合胃口?”
“这菜是不是多了点。”
“多吗?”
两个锅子,二个小炒,两个凉菜,这算多嘛,不多吧。
“吃啊。”
“哦。”
猪肉炖甲鱼,还有鹿肉咸菜酸笋,炒鸡蛋,肉沫茄子,外加凉拌牛肉,皮蛋黄瓜,几样小菜,不喝酒,没搞啥花生米之类的。“吃啊,别看着。”
“好。”
味道出奇的好,能不好,甲鱼都是跨越几次时空带回来的,想起甲鱼的事情,李栋这边等下还有去联系一下李家庄把甲鱼运到合肥。
黄胜德现在倒是相信了韩小浩的话,姐夫做菜手艺很好。
“吃完饭,小娟你带你小舅去看电影,素素你也去,别光顾着学习。”
“嗯。”
黄胜德想说自己认识,不过见着小娟看着自己,点点头,小娟的事他也从黄胜男那边得知了,知道这丫头挺可怜的。“姐夫你不去嘛?”
“我一会还有点事情。”
要联系江淮那边,还有联系南京那边,喜酒时间敲定了,肯定要跟着南京那边朋友,长辈打一声招呼,到时候过去接,还是自己过来,这都要定好了。
再有还有跟着国富叔他们说一声,宿舍住宿的事情,明天还得去一趟池城,要把床垫,毯子,洗漱用品都要运回来。
“哦。”
李栋要忙,他不参合了。
收拾好碗筷,李栋去了竹笋厂办公室打了电话。
“你可算打电话过来了。”
李家庄那边等电话都等疯了,这甲鱼越来越多,手里钱越来越少就不是说了,甲鱼太多,这天气真不好弄,养着吧,时间长见着瘦,一时间可把一家人急坏了。
“钱不够,我再给汇一笔。”
上次汇了一笔,李栋又提着钱的事。
“钱倒是不着急,甲鱼你看啥时候给拉去实在没底放了。”
“你帮着找个车子,我付钱。”
李栋解释一番,现在自己真不方便,这几天还有不少事情,眼见离着办酒席没几天了,好多事情都没弄好呢。
“行吧。”
地址李栋给说了一下,接下来,这才挂了电话。
“二叔,是我李栋。”
李栋这边又给南京的冯端拨打一电话。“对了,下月初六,对对对,我提前两天去接你,坐火车,不方便,最近学生多,不麻烦。”
“行行行。”
还有就是韩武这边,这肯定要通知的,要不然韩武回来了,还不打上门。“婶子,是我李栋,办酒的时间定了,下月初六,你看你有时间嘛,我去接你。”
再有何师傅那边不用说了,肯定要通知到了,至于宿舍几个早跟着说好了,班里同学,李栋只是让跟甘露说了一声,班主任王立志也说了一下。
一圈电话打过去,李栋合计,两辆轿车,一辆货柜车,年轻人坐货柜车就行了。电话打完,李栋去了一趟庄子里,跟着韩国富说一声,豆腐厂的宿舍先借用几天。
要知道豆腐厂宿舍标准可是处级干部修的,那年月有独立卫生间可不是开玩笑的,需要级别的。老百姓只能用公共厕所,只要县处级以上干部宿舍才能独立厕所。
这家伙还不带洗澡的,甚至还没窗户,即使这样都是高级别的,普通人,想都不敢想,韩庄这边搞出来,差点没闹出乱子。还是地区刘书记拍板了,韩庄这不属于政府单位。
不受限制,再说人家是为了吸引老师,没办法。
总算事情算糊弄过去了,这事李栋一开始真不太晓得,要不然不敢搞的这么明目张胆的。
“那明天,你让你国兵叔找几个人把豆腐厂宿舍再打扫一下。”
“不用,我自己来就行。”
打扫卫生,这点小事,不用找人了,自己带上素素,小娟,乌梅,乌杏,黄胜德几个人足够了。
“酒席的掌勺,你找谁来?”
“本来我想找王师傅来着,梁县长推荐了郭师傅。”
这位郭师傅厨艺,李栋是尝确实好,徽菜做的是一绝。“这位郭师傅手艺十分不错,我跟着王师傅说了,到时候她给打个下手。”
“那行。”
郭师傅带两个徒弟,加上王红霞,再有几个婶子,嫂子帮忙洗菜,刷碗,酒席应该就妥当了。酒席的事安排好了,客人住宿,当然还有接待的事,外宾无小事。
李栋现在没办法,为了,请黄梅戏团,拉出来的乔治和安娜,还有希尔达,总不能退货吧,好在这些人住宿问题地区负责安排,李栋倒是不用操心了。
事情都安排差不多了,这就等着柏油路修好了,到时候再把城里存着东西运进来,接下来就要购买鲜肉,副食品。
“你心里有数就好。”
“到时候,账房先生,知客别忘记了。”
“国富叔你放心吧,刘叔和国兵叔负责记账,知客卫国几个说好了。”李栋说道。
这都有了安排,长辈这边李栋早就跟着韩国富说好了。
“红人上门时间定了吗?”
“后天。”
果子,还有四色礼都准备好了,猪肉当天买。韩国富听完李栋安排,考虑都还算周全。
“婶子这边我已经说好了。”
没啥其他的事情了,该准备都准备差不多了。
“国富叔,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吧。”
回到家里,李栋弄了几个小菜,提着来到打谷场。
“小天辛苦。”
“说哪里话。”
“喝点。”
“行啊。”
这会片子刚换上,一时半会真不需要黄小天,毕竟新设备还是十分好用的。“人还挺多。”
“新片子。”
黄小天接过酒杯。“还没恭喜你呢。”
“来敬你一个。”
“喝。”
两人边喝边聊着,少不了说起录像室的前景。“我听说南边有不少带子都是港城那边流入的。”
“多半都是。”
现在国内盗版几乎没有,没设备,没技术,盗版锤子,录像带这东西还是香港那边才能搞到。
“秋交会,你要是有时间,跟我一起过去。”
李栋说道,要说过些天来的那批人虽然都是港商,可人家一个个身家不菲,这种见不得光的事,八成都不干了,不如建房子来钱快。
“行,到时候我请个假。”
黄小天真想去南方看看,这也是一个不安分的主。
“换片子了。”
“来了。”
黄小天放下酒杯。“我去换个片子。”
“姐夫。”
“你刚没看电影?”李栋看着走过来的黄胜德。
“没。”
黄胜德颇为得意拿出三毛钱,这是刚刚赚的。“我刚赚的。”
“帮着小浩看摊子?”
“是啊。”
黄胜德颇为得意说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赚钱呢。”
“怎么样?”
“挺新奇,挺开心的。”
黄胜德想了想,虽然钱不多吧,可新奇,而且有种说不出兴奋,高兴。
“这样吧,我那里有不少用不上东西,你弄点到这里摆个小摊子,卖多少都算你的。”李栋手里还真有一些,比如塑料梳子,发卡,丝袜之类的小东西。
“真的?”
“真的。”
不知道丈母娘知道了,是啥心情,不过黄胜男肯定要给李栋一个白眼,带坏她弟弟。
“这不算投机倒把吧?”
“你还知道这个?”
李栋有些惊讶。
君飞月 小说
“小浩告诉我的。”
煉成
黄胜德说道。
“这个嘛。”
李栋想了想,这还真算,投机倒把贩卖工业品,李栋刚刚说的东西还真都算工业品。
“真是投机倒把。”
“行,声音小点。”
李栋哭笑不得,你还兴奋上了,真是姐弟俩对这个都这么兴奋。
“算了,这事就当我没说。”
李栋心说,真给别人举报了,到时候解释不清楚。“你要真想卖东西,去代销点吧。”
“那多没意思。”
黄胜德嘀咕,李栋看着这小子。“得,我给你弄点米花,花生瓜子卖卖吧,这东西不算工业品。”
“那也行。”
真卖上瘾了,这年月摆摊子算是新鲜事,很少人接触得到。
Ps:实在难受,最近几天休息下,这月肯定能完本!!


精品都市言情 我的1978小農莊 名窯-第1127章 震驚娛樂圈神秘李老闆下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出事了?”
卢曼精神随之一激灵,难道说封号了,不会这么严重了。“封号了?”
“没,卢曼姐,你看看,这个留言。”
程欣有些激动,甚至有些不敢相信,指着手机屏幕点开一微博留言。
卢曼靠近些,仔细看了一下留言,这则留言简明扼要的分析一下微博对李栋态度变化。
“热搜撤了?”
第一条就是热搜撤了,卢曼忙拿过自己手机点进微博,打开热搜果然没有了。“第一条对上了。”
“没有删帖子。”
“这一条没错,帖子没有删掉,这就挺令人意外的。”
只不过他不清楚,微博保持沉默的原因,神秘的李老板,这里倒是有一些分析。
“不光光和各大明星关系复杂。”
据说和马芸,还有众多商业大佬关系不菲,还有一消息刚刚证实,院士们在长寿农庄疗养属实,这几条一出来令不少对长寿农庄不了解,只是凑热闹加入这场屠‘恶龙’盛宴的网友有些发愣。
商业大佬,明星,再有小王总,竟然和这些人都关系,这就令人惊讶,甚至怀疑是不是什么二代,可现在又涉及几位国宝级院士的疗养,这个李老板到底是干嘛的。
这太神秘了,到底是什么背景,这在当今互联网时代,信息透明度绝对堪称古往今来最为透明的时代里,这简直太神奇了。
“没想到,皖南一小地方,还有这么牛逼的人物。”
“尼玛作为池城人,我竟然真没听说过李老板。”
“难道真是李城这样人物?”
“别说,这一分析,微博似乎还真有服软的意思。”
“分析的有道理,可惜太小看微博了。”
留言下来同样一堆留言,很大一部分网友觉着李栋神秘,更多网友还是觉着微博只是没注意到,死撑着,毕竟他们也骂人了,这要是微博服软了,不定自己都要惹上麻烦。
那些被挂着网友,这会更紧张了,不会吧,毕竟大多数都是普通人,网上张开大骂,那是因为网上骂完了,鸟事没有,可现在可能会被起诉,这就有点令人害怕了。
一时间,理性留言占据上风,程欣和卢曼对视一眼。“难道真是老板想的办法?”
“要不要打个电话问下?”
“这会太晚了,老板应该睡了。”
“明天早上再问吧。”
卢曼看看时间不早了。“你也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忙呢。”
明天技术学院的学生来酒文化博物馆参观,这是团体接待,需要程欣早起布置安排。“有情况随时联系我,一时半会,我也睡不着。”
卢曼点点头,不光光程欣她也睡不踏实,这件事透着些古怪,似乎真的很分析一样。“难道真的就这么解决了,怎么解决的?”
卢曼越加不认识李栋了,自己这个老同学,真有这样能量,这太恐怖了,一家社交巨头竟然服软了,药酒的威力,还是李栋有什么不为人知背景。
没有啊,卢曼对李栋家庭背景还是了解一些的,这就怪了,真有些不可思议。
真是奇怪了,微博上的事令不少人犯嘀咕。
“微博炸了。”
这边已经睡下的卢曼被手机铃声吵醒了,接通电话传来程欣激动的声音。“卢曼姐快看微博。”
“又出什么事情了?”
本来以为没啥事的卢曼洗漱一下,这才刚刚睡下,这就出事了。
微博官方在凌晨十二点半发了一条公告,只是几句话,强调微博一些性质,再有就是提到了关于辱骂这种人身攻击之类的态度。话说的十分漂亮,可卢曼不用看完就明白什么意思了。
“微博服软了?”
卢曼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黑夜里闪着荧光,这不是自己做梦吧,这可是微博,卢曼一直觉着微博高大上,巨头存在,以至于对李栋的话没有多少信心。
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了,卢曼一时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卢曼姐,你还在吗?”
“在。”
“程欣,老板赢了。”
“嗯,赢了。”
程欣刚刚睡醒没忍住刷了一下微博,没想到看到这么震惊消息,下面已经不少人留言了。
“我去,真的,微博服软了。”
“牛逼,我想知道那个李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太牛了,李老板威武。”
下面不少人提到李栋,长寿农庄,程欣也看了长寿农庄官微,下面留言不少,粉丝也增加了好几千人,还在增加,想来明天等大家都醒过来,粉丝量回到二百万几乎没有一点难度
“咱们总算可以睡个安生觉了。”
卢曼看完留言颇为欣喜说道。
“是啊,卢曼姐,你这一说,我还真困了。”
“睡吧。”
卢曼虽然这么说,可是自己却有点兴奋睡不着,实在想象不到的事情。此时李栋却睡的十分香甜,这一天忙活的,他没功夫去关注网上的事,人情已经要了。
韩宏康答应了,接下来就看韩家的能耐了,想来韩家那位还在,这点面子还是有的,毕竟微博再牛,不过只是一家公司而已,涉及民生不多。
相对其他几家互联网巨头,其实还是稍显得薄弱一些的。
第一天一早,李栋就被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谁这么早。”
李栋摸出电话一看,这刚六点,真够早的,现在可不是夏天,冬天六点天都没带亮的。
“姐夫,你怎么办到的。”
“爸爸你太厉害了。”
“什么?”
李栋脑袋还迷糊呢,什么情况,什么怎么办到,厉害。“佳佳你们说的是?”
“微博啊。”
“微博怎么了?”
李栋还真不知道微博上又闹出什么动静。
“微博服软了,算是变相道歉了。”
“没直接道歉?”
李栋嘀咕,看了韩家影响力不行啊,要不直接道歉了。
“姐夫,这已经很不可思议了好吧,这可是微博。”
高佳哭笑不得,姐夫你可真敢说,直接道歉,你见过阿里巴巴和腾讯向个人道歉嘛,这怎么可能,面子不要了,影响力不要的,大佬身份不要了。
“姐夫,你快看看你们长寿农庄官微,现在好多人去留言膜拜。”
高佳越说越兴奋。
“嗯,好厉害。”
“知道了。”
李栋嘀咕一声,这一大一小两个丫头,可真是一早就兴奋成这样。
“姐夫你一点不激动,兴奋?”
“又没向我道歉,我激动个什么劲。”
李栋这话说的,高佳无话可说了,姐夫你淡定过分了。
“这才是我李静怡爸爸该有的样子。”
“去。”
高佳敲了一下小丫头脑袋瓜子,真是人小鬼大。
極品小神醫
“咚咚咚。”
“挂了,你们也别玩手机了,起来洗漱读读书。”
“嗯。”
挂了手机,李栋披上件外套起来打开门见着成成举着手机在门前。“哥,你快看微博。”
城市的陽光 小說
“知道额。”
“昨天不是跟你说了,事情解决了。”
李栋淡淡说道。“赶紧洗脸刷牙,收拾一下,一会去磨坊打米。”
“哦,好,知道了,哥。”
成成看着一脸淡定李栋,佩服不行,老大真是越来越神秘了,这家伙昨天还骂声一片呢,现在一个个就差跪下来了,嗷嗷顶礼膜拜。
“哥,有好几个明星转发了你的帖子。”
“还有一些点赞了。”
“不是我的帖子,是长寿农庄的帖子。”
李栋没打算问那几个明星,雪中送炭和锦上添花完全不是两个概念,这两种人一个可以当朋友,另外一个呵呵了,如果你出事,最好先把这些锦上添花的人给干掉,因为他们还会干落井下石。
“哦。”
哥,这太平静了,这令成成有点不郁闷,本来该高兴,激动,兴奋,咋的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令他有那股子劲有些出不来。
“还是上网吧。”
还是网上热闹,这一早,微博用户注意到了昨天晚上官微的发布的公告,一时间,惊讶,难以置信,不可思议,甚至恐惧都有,尤其是那些被挂出来的。
一个个可都害怕极了,深怕自己资料被李栋拿到,律师函虽然被说成废纸,擦屁股的垃圾,可真正面对这个,一般人能不心里哆嗦几下。
“怎么办?”
一个学校的宿舍,几个学生脸上有些难看,这几个其中两个就是李栋第一批挂出来的。
“要不得道歉吧?”
“凭什么,我还不信了,真会有什么律师函。”
“你别不信,我打听了,这个长寿农庄厉害着呢,特别有钱,而且认识好多富豪,肯定也认识不少律师。”边上男孩有些害怕,这事要给学校知道,可能要影响毕业的。
“道歉吧。”
“要是因为这个毕不了业,那就麻烦大了。”
这话一说刚刚还坚持男孩子脸色一下煞白了,要知道他骂的最狠毒,这要是真给发了律师函,不定还真被起诉,那时候学校肯定都知道了,记过少不了。
要是影响毕业,那简直是灾难。
“我……。”
“我们一起道歉。”
“可我忍不下这口气。”
重生之金牌嫡女 凌凡
“忍不住也得忍,微博都服软了,这人能量多大,你可以想想。”
“那就一点办法没有?”
“注册个小号,我们不骂人,我们就抓着那个高手,我还不信了,到时候让他丢人现眼了,我们仇也算报了。”
“对。”
几人说的激动,兴奋不已,似乎大仇得报,可其实是认怂了,怕了。
李栋这边还不知道呢,正吃着早饭呢,边上是余思琪几个。
“李老板,你太牛了。”
“说解决真解决了,快说说,怎么解决的。”余思琪好奇。
“对啊,微博怎么就服软了。”董雪同样,一早醒来看到微博发的公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良心发现了呗。”李栋喝了口沙汤笑说道
“切。”
“老板,老板,道歉了。”
“道歉,微博?”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名窯-第1113章 我要給大家回禮,高大上泉水加大米看書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来我这里,行啊。”
这小子不是买了卡车给工地拉东西嘛,咋想起来自己这里了。
等成成挂了电话,李栋带着疑惑给家里打个电话。
“妈,我大毛子。”
“没啥事,这不有几天没打电话了,家里都还好吧?”
“挺好的。”
这天没啥农活,整修整修农机,没别的事啥都挺好的,身体不用说了,不光光李栋寄这健康菜,大米,药酒,这还给老两口买了社保。
老三隔着两月带着去检查些身体,反正不花啥钱。
身体好,口袋里装着今年秋收赚的十多万块钱,正合计要不要给李栋建个房子,这事老两口商量的,没跟着李栋说。
大儿子在老家没个房子,过年高兰回来住老二,老三家,老两口哪里看不出来高兰不太自在。
这不口袋有钱,再有成成卖了车子,还了七八万,完全够盖房子,家里东西便宜,工资不高,十几二十万二层小楼妥妥当当的,再花几万块收拾一下漂漂亮亮的。
李栋问了一下,老二老三,家里老人都挺好这才问起成成。“妈,刚成成给我打电话说要来我这边,这又是咋了。”
“唉,说起这事,你小姨气的头杠地,这孩子跟着工地上闹了点脾气,不干了,你小姨说了几句,谁知道他把车子开去卖了,根本没跟家里商量。”
“你说说,十多万买的车子,他七八万给卖了,这才不到一年呢。”
“你小姨气的,要把他腿打断了。”
说起这事,左传兰直叹气,李栋苦笑。“这个成成,这么大事,不跟家里商量商量,说卖就卖了。”
“那可不嘛,这孩子。”
“他去你哪里,你可要看住些。”
“不行就让他回来,跟着你小姨小姨夫卖鸡,要不去上海找廷松他们几个进食堂。”
“妈,我知道了。”
真是不省心,小姨家两个比自己家三个还操心,老大当兵六七年说跑回来就跑回来,当上士官不容易,直接跑回来,你说家里有啥。不知道咋当,回来吧,心气高,什么工作都看不上,要赚大钱,好家伙进传销了,小姨花了十多万才弄回来。
这人回来之后变一个人似得,沉默寡言,老小成成更是操碎心的。
“回头交给江东,不行就给他练练。”
李栋想着回到前边,余思琪几个还等着李栋呢,大家好奇,微博上是怎么个情况。
“李老板快坐。”
李栋坐下来喝了口水。“事情已经搞清楚了,是林根兴和小王总帮忙。”
“没想到,他们俩还挺有点人脉的嘛。”
其实真不光光人情的原因,长寿农庄,这地方有些神秘,要知道前些天闹的沸沸扬扬的院士可就在长寿农庄疗养。大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到一农庄疗养。
可至少明白,这个农庄不简单,加上听了林根兴形容长寿米神奇效果,顺带转发一下,算是卖个人情,真有这么好效果,这以后买米也好说话。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这些人真想买米呢。”好吧,这话说出来,徐淼自己都有点怀疑。
“不管如何,还是要谢谢人家的,不光他们俩帮忙转发也要好好谢谢。”
李栋放下茶杯,说道。
“李老板,你打算怎么谢,你不是不打算注册微博账号吗?”董雪来了精神,难道李老板想通了。
“这不喊着买米嘛,我一人送两袋。”
“送两袋,这么多?”
“十斤装。”
“那两袋不是才二十斤。”
“礼轻情意重嘛。”
董雪翻了一白眼,抠门,要知道这些可都大明星,人家分分钟都几十万的入账的,你送二十斤大米,这个连带余思琪看着李栋眼神都怪怪的。
“总不能送二百斤吧,好几十上百人呢。”
李栋说道。“再说,你觉着明星平时在家能吃几顿饭。”
“这倒是。”
那个明星要是一年在家吃掉几十斤米,那这个明星算是完蛋了。
天天在家的明星,凉透的都知道参加个婚礼,主持个仪式混点外卖吃吃,真在家吃米,基本微博也没啥用处。
“李老板你考虑的还挺周道。”董雪没忍住嘀咕道。
“那可不。”
李栋笑说道。“我打算买点上好的礼盒,把米半斤半斤装成一小袋一小袋,这样煮起来也方便,顺便装点矿泉水,煮饭用矿泉水最好,你看米虽然少,心意要足。”
“牛。”
董雪比划大拇指,好吧,这么一弄,这米一下就高大上了。
“李老板,你说的矿泉水,不是屋后的池子里的泉水吧。”余思琪忍住笑问道。
“是啊,纯天然矿泉水,好喝的很。”
徐淼无话可说了,见着徐淼小白眼乱翻,李栋喝了一口茶。“屋后那口池子的泉水可不比任何泉水差,再说这米本来就是在这种泉水中成长,只有用了屋后泉水煮出来的米饭才最好最香。”
我真沒想當訓練家啊 北川南海
“真的?”
楚思雨一听,还真有些道理,水米交融,难道就是这种说法。
“那当然。”
李栋随口一说,装水显得更高级,反正不花什么钱,小包装袋,一个袋子最多几块钱算不错的,邮费多一点,自己可是差那点钱的人。
“回头还有带上一些石头。”
“石头?”
“知道什么是压锅饭石吗?”
“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就对了。”
李栋心说,找些漂亮的鹅卵石,这玩意放米饭煮,没啥副作用,显得与众不同。余思琪和徐淼,楚思雨都给李栋糊弄一愣,一愣,自己感觉二十多年吃了白饭。
“我去打个电话,定礼盒。”
李栋掏出电话,自己现在在几家淘宝店铺那绝对是VIP级别的,说明了自己要的东西,一个字,高档,一眼看过去,那家伙不是装米的,装钻石首饰的。
当然价格不能太高,高档厚重,价格适中,再有米和水包装袋,一个字厚实,摸着就有一种厚重感,手撕不开,要配上一把漂亮刀子,刀子一点不能随大流。
一点古怪,奇怪,最好没人见过,高档嘛,大众不行,高档脸都要跟鬼似得,别管地球人觉着像傻逼,咱走的是宇宙路线,外星风格,屁民没那个层次怎么能懂。
李栋按着这个来,算来了,差不多一个礼盒等于米的一半,一份二千块钱样子,算下来二十万,挺亏的。“唉,这还得几千块的快递费用。”
“这一次,真是亏大发了。”
至于这些明星带来广告效应嘛,再说吧,自己现在没米卖,再好效果,没东西卖,没办法。微博上这时候已经有人贴出来,长寿农庄高价米的帖子。
现在挺热闹,这么多明星追捧,六十六块一斤似乎不贵,甚至有些小有身家开始找人打听了,这米怎么买,只是可惜,没问出一个正经渠道来。
有一些离着长寿农庄近的,打算开车过来,买。
网上热闹还在持续,李栋没太关注,倒是程欣和卢曼两个过来劝说李栋,开个微博账户。
“行行行,你们开吧,用长寿农庄。”
用农庄名义开一个交给两人经营,程欣和卢曼一听李栋松口了,立马去注册,可惜发现被注册过了,之后联系微博好不容易证实,最终注册成功。
官方好给加了标志,这事很快林狗儿就注意到了,立马艾特转发,小王总见着跟着,本来不关注明星们听到助理说的。“艾特一下吧。”卖人情,那就卖多一些。
长寿农庄上线,一直关注微博的余思琪几个立马当了关注,艾特了,几人在微博上只算小透明,最多不过楚思雨的五十万不到粉丝,余思琪二十来万。
董雪最惨,这段时间经营下来不过几千粉丝。
“走,我们找李老板让他关注我们。”
蹭热度,长寿农庄关注人数直线上升,一群明星艾特,粉丝们或是好奇,或是带着一些疑惑,关注了。程欣和卢曼第一时间把长寿农庄一些视频,动物们视频上传上去。
粉丝关注很快就破了十万,令人惊喜不已,李栋得到消息挺高兴,喜欢弄你们就好好弄。
“李老板。”
“你们今天没事嘛?”
这几个丫头,这一会过来一会过来,没其他事情了,不上山拍摄,不拍猴子,不采摘野果了。
“有事啊。”
原来是找自己关注她们微博的,李栋笑笑。“那你们可找错人了,这是农庄注册官方号,是卢曼和程欣那边经营的。”
“啊。”
“企业号?”
“是啊。”
“你们去找她们吧。”
几人点点头,看着几人离开,李栋刚想要起身去田里,邢主任电话打了过来。
“李老板,真没想到,你在娱乐圈有这样人脉。”
“邢主任,你也关注微博?”
万界收纳箱 淮阴小侯
“是邢悦打电话给我说了这件事。”
邢悦在微博上也有几千粉丝,没事也会刷一刷,没想到遇到大热闹,整个微博都在向着李老板喊话,买米,一开始她还以为是什么活动呢。
等搞清楚,邢悦震惊了,这个李老板是长寿农庄自己认识的那个李老板,这太不可思议了,这多少明星,李老板竟然有这样人脉。
邢悦好半天没反应过来,不过随后平复许多,有钱人认识明星好像也不算什么,只是认识这么多明星,还是挺令她意外,这不给自己爸爸打电话说了一下这件事。
邢主任听完立马找来办公室几个接待员,年轻人玩微博,让他们看看,果然一看,惊呼不已。邢主任第一时间想到要是李栋能邀请这些明星到池城,那可比什么宣传都好。
要是能登个九华山那就更好了,想来市领导能高兴疯了。


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的1978小農莊 ptt-第925章 大本事李老闆,明月樓老闆親敬酒上 齐宣王问曰 朱雀桥边野草花 相伴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我去,那些車加起,過五數以十萬計了吧?”
“大抵了。”
“只不過此處兩輛勞斯勞斯鏡花水月早就快三億萬了,別說畔的邁巴赫和賓利最少一絕對之上,另的該當何論二三斷吧,這快過億了好吧。”
懂車帝們好一頓提高,上面有些陌生行的全給震了,我去,此地還有過純屬的車子,重中之重次見啊。“求地址,求合照。”
“同求,同求。”
好幾許講評區留言求地方,輕捷一群良善就答話了這個節骨眼。“青山空防區兩旁皓月樓示範場。”
“皓月樓怪不得了。”
皎月樓算的池城頗顯赫氣國賓館了,片中型歌宴,大款家辦的酒宴貌似都在此。
“皎月樓通常也沒這麼著強暴可以。”
“這也,機少有,然多豪車,行家建團照去。”
瞬息間趕著歸西拍照的人還真奐,就可嘆,李棟此刻沒時分上網,要不然認定要自先拍一番,拉點酒量,己方抖音號,著挫折衝粉絲關注。
沒主張,以莊子闡揚,李棟唯其如此其樂融融瞬息間,唉,上上下下都是為村落,外裝逼啥的,李棟這麼高調奈何莫不幹這樣的政工。
“賓客到的幾近了。”
李棟商,該來都來了吧。“楚總,出色好,我在街頭等爾等,頂呱呱號。”
“廷鬆。”
“哥。”
“走,出路口。”
到來路口,李棟取出部手機,得,這都一萬五千步了,而今這要磨破腳皮。“楚總。”
楚風和他的有點兒恩人,元元本本楚思雨來了,楚風此地一味來沒啥事,可一群同伴復壯了,找出他,只能陪著平復。廷鬆看了一眼,全是豪車,胥賓利。
前前導,又是幾輛賓利,秦光前裕後瞅著指揮停學的李棟和廷鬆兩人,量一個,兩人身穿,廷鬆是那種花襯衣,這衣衫秦遠大見著直愁眉不展,有關李棟可不怎麼好或多或少,而太年輕氣盛了。
楚風幾人下了車,秦倒海翻江倒一愣,此中一人他分析了,要清晰皎月樓水酒是有友好渠道,秦偉大忙著三步並作兩步走著徊。“張總。”
“小秦總?”
張豐田挺驟起在這邊相見秦氣衝霄漢。
截至仰頭看著皓月樓牌子,皓月樓同意是一家,萬事膠東十多家,內中貢山是驅逐艦店。
“這幾位?”
“這是楚總,這位是王總,這位是李店主。”
張豐田笑著給秦澎湃介紹道,他和秦聲勢浩大的老記具結妙。“這位是皎月樓少東家。”
“秦氣壯山河。”
秦鴻笑商談,楚風幾人首肯也李棟一對殊不知,明月樓在池城聲名可不小,沒體悟財東挺年少的。“秦總,如今困難你了。”
“啊。”
“李行東的情趣?”
秦波湧濤起稍許疑惑,等李棟解釋才納悶,沒想到啊,這位搬家宴搞出這般大濤。池城,啥時光有這麼著一號人,自身竟人沒聽話過,秦氣吞山河心說等會找人垂詢問詢。”
秦聲勢浩大送著一世人出了滑冰場,這才返店裡。“劉襄理,你問詢下,有一個李棟的僱主是做如何,此李業主油漆風華正茂,二十開雲見日的規範。”
“秦總,我打個話機。”
劉協理是土人,人脈那個廣,有幾個氏技巧不小,友善也是會來事的人,這僕被秦氣勢磅礴請著當經理。
不過他沒聽過如此這般年青的李店主,李棟算剛發端沒多久,再說和皓月樓沒啥龍蛇混雜。幸人脈真挺廣,沒多轉瞬,真問詢到了。
“開村落的?”
劉副總喃語,屯子從前何等蟲情他援例懂得,如此一度開村小小業主,移居出乎意料來了然多豪車,此地邊沒貓膩誰信啊。
“開村子?”
秦排山倒海聽完劉襄理密查音書,多多少少一葉障目。“消解其它的了嗎?”
“蕩然無存,這人是個外省人,以前是當淳厚的。”
“行,我清晰了。”
“對了,他訂了幾桌?”
“五桌,二千八一桌的表徵徽菜。”
“升世界級。”
“再送些飲料。”
“好的,秦總,我去睡覺。”
劉營沒問秦鴻幹嗎刺探李棟,己只做該做的事,不瞎探訪店東的事。
李棟這裡帶著人人至別墅,幸好處夠大,要不,那麼些,真不行遇呢。
“楚總,姜總,張總,王總,箇中請。”
“爸。”
楚思雨見著楚風進去,忙謖來迎這臨。
“楚總。”
“曲總,趙總。”
那裡都是老生人的,個人酬酢風起雲湧,一邊是李棟分析的人,還有一派高國良請了幾位酒知識參議會的冤家,再有哪怕張鳳琴的幾個姐妹。
“哥。”
“爸媽看了?”
“靜怡一五一十通統拍了一遍。”
“那就好了。”
李棟本想詢近日生業哪邊,此地高佳重起爐灶了。“姊夫,你分析皎月樓的秦總?”
“剛見了單方面,庸了?”
“剛明月樓通話說升了一番種類,頂免徵送了兩個菜。”高佳剛接收的對講機還挺意想不到,問著由頭,特別是老闆娘說的。
“哦,說不定是看張總的排場吧。”
張豐田和者秦總若挺稔知的,一桌送兩個菜,本錢勞而無功高,本轉臉照例感謝的。“我懂得了,悠閒。”
“筵宴是十花五十八開席,茲早就十星十五分,姊夫是不是先前世。”
“行吧,你隨之爸媽說一聲,我理會此遊子。”
李棟喊著廷鬆,李聰過來。“廷鬆,酒在我軫後備箱,你們倆先帶到食堂去,我這邊半晌到。”
“好嘞。”
兩箱露酒,一人提著一箱,劉總經理見著心說,這一桌菜飯還落後這一瓶茅臺前。“斯李業主真僅僅一個小農莊行東?“
表皮靠豪車,劉總經理也看了,那時明確是來在座李棟此搬場宴的,算作,搬個家,來過多人。
“大夥兒請。”
浩浩蕩蕩,本婦人預,楚思雨幾人帶動,跟在楚風耳邊,郭凱,徐然,薛東,小旺總該署人緊隨而後走進皓月樓,關於高國良和張鳳琴帶著幾個老相識壓陣。
這一群人上,兀自惹片段令人矚目,無與倫比沒幾團體掌握,外頭豪車就屬那幅人,截至有人喊出個名字。
“算他?’
“沒看錯吧?”
“我去,怨不得這一來多豪車了。”
“對啊,還真指不定啊。”
“甚指不定,幾乎身為好吧,否則如斯多豪車何以註明?”
嗬,郭凱,薛東那幅穰穰可專家不陌生,要說聲,此地一無人能比的過,小旺總的。咦,旅客講論怒,再有盈懷充棟人伸頭去看。
服務生聽著資訊跑去失落劉營。“你說誰?”劉總經理聽著愣住了,啥物,這可以能吧。
“你聽通曉了?”
“劉協理來客都如此說。”
“行,你上再觀看,在心些。”
精靈夢葉羅麗第八季
劉經看竟然確認一期,若果果然,這唯獨一好火候,傳揚皓月樓的天時,要分析月樓誠然在湘鄂贛名譽不小,可卒單純藏北這一派,好不容易偏居一隅。
倘使算作這位,拍幾張像片,豈論抖音,甚至各網路站更加,順帶買點海軍,到候散步忽而皎月樓,即使如此走不出華中,足足名聲要上少數,這也是好事。
高佳訂的五桌擺設花間廳,這個廳在皎月樓算不上宴會廳,只好排到第六吧,這裡猶如大廂房,單擺放五桌漢典。“大夥兒坐,安置怠慢,個人多包容。”
沒想法,來的人太多,倏地,李棟真部置高潮迭起,幸而楚思雨這些舊友,不會太講求,另一邊高國良該署故舊,他控制排程坐著一桌。
世人起立來,李棟先是表現有的申謝,總和和氣氣搬家嘛,村戶能偷空破鏡重圓,這是賞光。精短說了幾句局面話,感以來,李棟呼喊廷鬆上酒。
“高佳,你去喻灶間甚佳上菜了。”
這人到齊了,李棟認為別遲延了,上菜吧,回顧這些人遲早再有去村子的,酒敢情要成擺設,公然,沒幾個飲酒的,大夥都要開車呢。
服務員此給世人倒茶,本來沒少忖度小旺總,難為這位積習了。
“劉司理。”
超級神掠奪 奇燃
“怎麼?”
“不利即使如此他。”
女招待還有些平靜,終竟萬分女孩子不高高興興這位,錢成百上千。
“算作?”
呀,劉營心說,這個李老闆事實是幹啥的,搬個家,這位都上趕著來到恭喜,可這位李財東卻又稍加駭異,按理說,如此這般立意,焉或者就五桌來客。
確實怪了,要了了本地略為身手徙遷宴,哪樣二三十桌吧,算了,不想了,先給秦總打個機子呈子頃刻間。
“你說誰?”
秦壯腦際閃過剛射擊場的一幕,難怪眼熟呢,怨不得是勞斯萊斯呢,向來是這位,要說秦奇偉也算二代吧,可對比這位差的太多了。
“者李店東真相是幹啥的?”
百思不得其解,秦氣壯山河覺察池城竟再有這樣一個人,融洽以前一言九鼎沒聽講過。“我冷暖自知,心明如鏡,我這就三長兩短。”先找張豐田密查瞬時,不休解,貿造次赴,不善,荒亂人還不高興呢。
“張總。”
張豐田吸納秦雄偉的全球通,卻沒多疏失外,的確探詢李棟的。“糟說,僅僅李店主是個有大身手的人。”
“大技巧?”
秦高大一臉愕然,大能力,可那位看著真個好正當年,啥情況,此間邊眾目昭著有和好茫然不解事務,唉。“半晌去敬個酒館。”
PS:求半票,二千票加更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愛下-第906章 李棟上電視了,店鋪籃子銷售一空上 糊口度日 道德五千言 閲讀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我的1978小农庄
“宣傳單牽動了嗎?”
後來在2019年加印了重重清冊母帶趕到,痛惜上星期發清冊被不通了,還進了公安部,此刻店鋪註冊了,算的上非法治理了,那幅圖冊子可能派上些用場了。
“帶回了。”
“交我吧。”
李棟接上冊子擺邊沿的竹編筆盒裡,整治剎那跟手掛在籃上。“像也掛上馬。”
像片訛謬其它,喬治和瑪麗,李棟合照,還有幾張海外供銷社的影,中胸中無數外人再看手提式籃子,那幅影都是張麗這邊交李棟的,戰時都身處店裡,這會也拿了捲土重來。
“好。”
胡麗新搞生疏李棟啥寸心,太依舊小鬼調皮的把肖像掛開始,這一弄,整張桌子可滿滿當當了。“行了,然後就交到我吧。”
“嘆惜日太短了小半,沒鐫稍事。”
李棟看了一眼邊竹牌牌,該署都是李棟練手之作,鏨熊貓和大貓熊牌,私下再有一般關於手提籃引見,這鼠輩休想和中冊等效免職送給來簽署的文藝後生們。
文藝青年人特殊家動靜都對頭,要領悟文學這用具,沒點錢可玩連,到底目前書如故未便宜的,再說能看文藝文章的,學識水準器不低,現如今學識水平和家給人足境聯絡。
胡麗新搞不懂表叔弄那幅事,有付之一炬成效,賣個籃搞這麼犬牙交錯,她當不睬解。
“學姐,你說云云有感化嗎?”
“應該有吧。”
戴瑩琮不太理會,她對這些不對太懂,極李棟既是然做了,顯無意義的,這點她可不犯嘀咕。有關會決不會多賣少許手提式籃那就茫然無措了。
實際上李棟這一來做,算不上呦,後人一般舉世矚目文宗籤售會也幹過,軍火商給錢的,證據行得通果。更何況拉薩著重個廣告還沒下呢,和睦多一番漢城廣告辭教父名頭不虧。
将夜
“對了,胡麗新。”
李棟溫故知新一事體來。“你去他家一回,我寫了同船大宣傳牌子位居天井裡,你扶掖拿復壯。”那塊標記,寫了洋行所在,近乎兒女銅牌,李棟還畫了一副場面的漫畫。
“鑰匙給你,騎我的單車去。”
胡麗新接收匙,去了一趟李棟家口院拿了牌子回升。“叔父放哪?”
“先放際。”
“頃刻等雲飛他倆來了,讓他倆扶著。”
“啊?”
“怎的了?”
“閒暇,那我先放著了。”
“放著吧。”
李棟覷年月,相差無幾了,對著衛護規律的幾個學兄點頭。“土專家排好隊,一下個來,別迫不及待,使有一度沒簽完,籤售會就不罷休。”李楓起立來大嗓門商。
邪 性 總裁
“不失為數典忘祖吧,擴音組合音響拿來了。”
李棟喊了幾咽喉,挺不得勁,這兵太吵吵了,後面的不見得能聽見。這會沒流年拿那幅畜生,人早已到桌前了,李棟笑笑。
“籤何在?”
“這邊,此地。”
李棟笑著頷首簽了名字。“你是重要個,送你點小東西。”
“這是?”
一度竹片牌牌,一期小冊子,這雛兒穿著不含糊,愛妻相應挺榮華富貴的。“下一期。”
一下隨後一度,李棟署名送簿,詞牌,就便著民眾顧到了桌上掛著像,這不再有人問明,李棟殊平和先容。
“這啥時間是個兒啊。”
一前半晌簽著李棟招發酸了,可排隊的人卻散失少,李棟百般無奈,早亮堂剛不該這麼樣說,高調透露去了,這會了局籤售會,太反射人設了。
“快看,電視臺子孫後代了。”
“國際臺?”
要領略,包頭國際臺建樹還不到二個月月呢,是天下省垣垣重要性個建設中央臺的,電視臺節目都還沒弄昭彰呢。那時可從來不現場撒播,只錄相機倒曾經保有。
拍,李棟看著一愣,餘不收集,第一手攝影了,搞的李棟想要打個廣告辭都沒天時,幸好桌子上鼠輩,再有胡麗新這會扶著旗號都被拍了下去。
李棟心說,這還是談得來至今後生死攸關次上電視機,真沒體悟啊。
“李哥,國際臺啊。”
“算作,我的娘,中央臺來了。”
陶雲飛這少兒激悅壞了,上電視,這在傳人都錯處一件簡陋的碴兒,別說現行了,直截終生消釋的幸事。
“中央臺何等來了?”
李棟重溫舊夢看,親善這點瑣碎,該當振動持續電視臺的,他不亮堂,此間邊非徒光有紅粱效應,這本書去歲可終於狠了一把,還有實屬匡檢察長。
干係了他的一位老同硯,這位老同校監察部門,算的上中央臺配屬長上,打了招呼,她電視臺一聽,這事挺有訊息價錢。這不就回升了,李棟窮追了好時分。
陶雲飛,胡麗新,該署站在李棟河邊,幾何也蹭到有鏡頭,這令他倆震撼要命,這不過上電視機的空子。對此夫工夫人的話活,這實在和中頭獎大同小異。
“上電視了?”
胡麗新再有些不敢親信呢,來簽定的一度女童愈益悲喜交集的差點暈過去,正不畏她在前邊,認可被拍到了,伴侶敬慕頻頻,幾個女孩子圍在聯手又蹦又跳的。
而把後身的文學愛好者們給眼饞涎水橫流,居然再有國際臺攝影,太牛了吧。這事沒半響就傳出了,滿南多數千依百順了,盈懷充棟人初沒打小算盤借屍還魂的,統統跑來湊孤寂了。
倏忽,後門口被堵的熙來攘往,別說桃李了,區域性師都死灰復燃,竟然還有有些李棟誠篤,想著是否能靠著跟著李棟涉嫌上個電視機。
這而是幾長生人榮,上電視機,除外部分帶領,誰上過電視機,老百姓離著上電視的確十萬八沉,誰想開這俄頃離著這樣近。
“別百感交集,大家夥兒別擠。”
這下軍旅可就穩迭起了,一期個胥左袒前靠,誰不想上電視機。
“斃命。”
李棟乾笑,這下好了,全擁了回覆,李棟馬上緊接著國際臺人合計。“同道,別光拍我,拍一拍排隊的網路迷,要不然各人全擠前邊來了。”電視臺人愣了,看著前呼後擁先驅者,有意識點頭。
幾大家扛著裝置,偏向人海背後跑,李棟高聲喊著。“民眾別急,國際臺人平昔了,師排好隊,再不人煙不拍了。”
“對對對,排好隊。”
南大這兒門生跟腳照拂,卒師又排了起頭,李棟鬆了連續,沒出亂子。萬事全日李棟著力除卻喝水,簡直沒吃幾口飯,上茅房都要跑著去。
終究夜幕低垂以前,籤姣好,新華書店沒書了,李棟送了一股勁兒,太好了。“可把我睏乏了。”李棟道胳臂圓比不上感覺了,這或和好肉身充分身強力壯換特別人定點廢掉了。
蠅營狗苟剎那間,卒稍感應了,李棟嘆了口吻,不失為太累了。這自此誰再讓團結一心搞籤售,只有給一堆錢,要不,決不幹了。
“表叔,你清閒吧,不然套我幫你按按。”
胡麗新見著李棟揉發端腕,知疼著熱道。
“鳴謝了,不必了。”
李棟看著氣候不早。“學者趕早不趕晚修整一瞬吧,時不早了,我請學者去下飯店。”
“好嘞。”
“李哥接風洗塵了,專門家急速照料處。”
這一咽喉,二十多斯人哀叫,李棟心說,這甲兵得吃為數不少錢,至私營酒家,還好沒下工了,光菜未幾了,李棟爽性全給點了。
“單獨一碗肉了?”
“要了,鶩還有嗎?”
李棟一問沒了。“算了,我我帶了一隻,夫子你幫我切轉瞬。”
“啊?”
“餃子全要了。”
“五斤全要?”
“全要。”
五斤餃,大不了盡三十多碗,如此多人呢,得吃的完,本餃援例實質上的,斤是按著白麵算的,等閒一斤餃五六十個,一如既往元個兒。
但價格約略高,一斤手拉手五六呢,李棟全給敉平了,綜計十斤機票,三十五塊錢,這算橫暴的一頓洋快餐了。
“師傅,咱倆一總二十三私家,你給下二十三碗餃。”
“好嘞。”
大碗餃,統統是有肉的,還有七八個菜,還有幾許其餘主食品。“大夥彼此彼此,吃啊。”
“香。”
李棟吃了一口肉餃子,實際上的很,相好這一碗最少十五個,這要按著後任稱法,眼看算一斤餃子了。“入味,門閥都吃。”
“吃菜,吃菜。”
一碗餃吃下,李棟最為趕巧墊吧胃部,又來了幾個饃饃,終歸恬逸了,這成天鬧的,午間就簡而言之吃了幾口飯,扒幾塊肉,早餓壞了。
“喝汽水。”
行家吃飽喝足,這才散架了。“中途慢點,男同學把女同校送給宿舍。”
“安定吧,李哥。”
“季父你也夜#走開休吧。”
“明了。”
李棟心說,不回來緩,還教子有方啥,真當目前有夜衣食住行,騎著軫哼著小曲,要不是招數,上肢還有些痠軟,李棟都數典忘祖籤售受的罪了。
“不明亮簽了有些本。”
憑了,總是夠夜幕這頓吧,李棟合計,回家,洗漱一瞬間就睡了,真真太累了。
“好酸啊。”
早上練拳的時分,招酸的凶橫,貼了膏藥,奉為籤售可真誤啥好活,本身這軀體修養都稍事頂隨地了,下次再搞以來,要固定好期間。
上半晌講學的上,大夥兒都談論李棟籤售,中央臺來攝像的事。
“李棟,真有電視臺拍你啊?”
這不上課的時間,同校圍著李棟,問東問西,李棟樂。“沒拍多長時間,幾分鍾,露個臉資料,沒啥。”上電視,這魯魚亥豕錯亂操縱嘛,李棟一臉隨隨便便,大意的容顏。
可把一般人給眼熱,牙根子都酸了,更為是一錢不值李棟的人。
“堂叔,叔。”
“咦,你安來了?”
胡麗新錯事星期一看店的嘛,這會什麼樣跑來了。
“店裡出大事了。”
“爭了?”
難道說有人砸店不行,李棟一驚。